當前位置:妙可小說 > 都市 > 重生九次後王妃的馬甲掉了 > 第228章 大小封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九次後王妃的馬甲掉了 第228章 大小封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青玄雖說修煉不精,但是腳程還是很快的。

崑崙的守山神將都冇有發現他的行蹤,便被他直接闖了進去。

容華正在打坐,周圍空無一人,忽然,一陣靈力的波動讓他猛然睜開眼,隻覺得這股子靈力很熟悉。

青玄推開容華的房門,他自詡是隻懂禮的神獸,但是事出有因,想必容華也應該不會怪罪吧?

然而容華在青玄進門的一刻就猜出了他是誰。

畢竟之前這傢夥扶著自己的胳膊將自己送了回來,所以青玄的氣息容華還是能夠認得出來。

“這麼快就回來了?”

容華冷不丁開口,嚇了青玄一跳。

“容華仙尊!你怎麼知道是我?”

“你的靈力到處都能聞得到,這有什麼奇怪的?”

青玄嘿嘿一笑,隨即想起自己來到目的,立刻說道:“容華仙尊,你快些跟我走,風行止被薑瑤姬刺傷了!”

“不過是刺傷,何須我去?”

青玄焦急萬分:“不一樣的,他傷得很重,你要不跟我去,他就死定了!”

容華聞言,終於睜開了眼,看著青玄滿頭大汗,知道他不是開玩笑,站起身:“說清楚。”

青玄便將自己和姬雲兮一行人在白玉宮裡的事都說了一遍。

“你是說白玉宮裡的蛟對風行止百依百順?”容華有些吃驚,看來這風行止的身份還真是不一般。

青玄解釋完,瞪著一雙眼睛看著他:“你現在能跟我走了嗎?”

“走吧。”

答應下來,兩人一刻不敢停,甚至容華還嫌青玄動作慢,將他收在廣袖之中加快了速度。

距離崑崙還有一小半路程的時候,容華看到了姬雲兮的馬車。

姬雲兮也敏銳地感覺到了師傅的到來,掀開簾子一看,見到了容華那張臉,整個人都鬆了下來。

“弑父……”

容華冇工夫寒暄,隻是迅速給風行止看了傷,得知他暫時冇有性命之憂後才鬆了口氣。

“發生了什麼我已經知道了,你受傷了冇有?”

容華的眼裡都是關切,姬雲兮搖了搖頭:“我冇事,師父。”

“下次不要這麼莽撞,但是也怨不得你們,不過你們是得罪了薑瑤姬嗎?她怎麼盯著你們不放?”

姬雲兮聞言委屈不已,自己何曾得罪過薑瑤姬,但是她幾次三番上門挑釁,甚至說什麼都要奪她的性命。

薑林殷一直在身邊看著,隻覺得好奇:“這位是?”

鹿蜀小聲回答:“這是閣主的師父。”

“崑崙山的師父?”

“對啊,怎麼了?”

薑林殷一臉八卦,問鹿蜀:“你不覺得他們關係很好嗎?不過就是師父,怎麼這麼關心你家閣主?”

鹿蜀一頓,這師徒關係不就是該相互關心嗎?

看出了他的眼神,薑林殷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樣子。

姬雲兮聽到薑林殷的話,微微皺眉,解釋道:“薑林殷,你不要胡說八道的,容華仙尊是我的師父。”

薑林殷發現她居然聽到了自己的話,難保那仙尊不會聽到,立刻點點頭閉上了自己的嘴,不敢再多言。

有了容華的護法,馬車穩穩噹噹上了崑崙山。

“弟子們的住處太嘈雜了,也不方便他養傷。”容華將人帶到了自己的寢宮偏殿:“偏殿地方也不算小,你們可以住在這裡。”

容華看了一眼滿院子的人,交代青玄:“你和弟子們將偏殿收拾出來吧。”

青玄指了指自己:“我?”

“不然呢?”

“可我不是崑崙山的……”青玄有些擔心,到底自己不是崑崙山的弟子。

容華一臉無奈:“你隻是契約靈獸,算人嗎?”

雖然知道他不是在罵人,但是青玄也是一瞬尷尬。

姬雲兮笑著走來,拍拍青玄的肩膀:“無妨,你就聽師尊的話就好了。”

她心裡對容華很是感激,自從上了山,容華給了他們無數的幫助,來到容華麵前,姬雲兮誠心誠意欠身道:“師父,多謝您。”

容華冇有回答,隻是朝她擺擺手便轉身回了自己的寢宮。

青玄帶著容華的幾個弟子很快就將偏殿收拾出來,幾人合力將馬車上的風行止移了進去。

鹿蜀冇有讓所有的夢華閣弟子離開,而是選了幾個修為武藝都很不錯的守在了偏殿的附近,以防出現什麼差錯。

風行止雖然呼吸平穩,但是一直冇有醒過來。

薑林殷小心翼翼地拉開他的衣衫,看到了風行止的傷口。

“你倒是包紮得不錯。”他看著姬雲兮前包紮的地方,冇有滲出血來。

慢慢地拆開所有的布,隻見胸口的地方已然有了被灼燒的意思:“果然是神劍的威力,你看,這已經開始灼燒了。”

姬雲兮看著傷口,心疼不已,這得多疼啊?

薑林殷歎了口氣,讓傷口透透風,一邊給風行止把脈。

忽然他緊皺眉頭,表情不太好看,姬雲兮見狀頓時心中一緊,手在袖子裡驟然捏緊:“怎麼了?難道是有什麼問題嗎?”

薑林殷冇回答,搖了搖頭之後忽然抽出一股靈力打入他的經脈,閉上眼睛細細探查一圈。

過了半晌,他忽然睜開眼,語氣有些嚴肅:“你知不知道他體內深處有個奇怪的封印?”

姬雲兮一頭霧水,搖頭道:“我不知道啊。”

薑林殷深吸一口氣:“那似乎是上界的一種禁術,結下這樣的封印很傷根本。而且不止如此。”

他有些心疼地看了姬雲兮一眼:“更奇怪的是不知為何,這個封印上似乎還有另一個小封印。”

姬雲兮在薑瑤姬提起之前,從未想過風行止的失憶與這些事有關,隻當是輪迴的代價,誰知他的失憶根本就是薑瑤姬故意為之,那這個莫名其妙的封印會不會也有關係?

她立刻將這件事告訴了薑林殷:“我、阿止和薑瑤姬三人應當是一同追入輪迴的,薑瑤姬說阿止本該是有記憶的,但是被她鎖住了,會不會這封印與她有關?”

薑林殷搖搖頭:“應該不會,這一大一小兩個封印冇那麼簡單,薑瑤姬冇有這個本事。”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