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可小說 > 曆史 > 但願情深似酒濃 > 但願情深似酒濃第2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但願情深似酒濃 但願情深似酒濃第2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蘇暮晚不喜歡雨天,偏偏棲霞這座城市一下雨就是大半個月。辦公樓裡,隻聽到陸衍打字的聲音,忽而他停下來,認真地問:“你確定把蘇氏交給墨敬霆?”蘇暮晚麵色蒼白:“他是最合適蘇氏的人。”陸衍望著她越漸消瘦的身子,神色微沉:“但他不是適合你的人。”...

蘇暮晚不喜歡雨天,偏偏棲霞這座城市一下雨就是大半個月。

辦公樓裡,隻聽到陸衍打字的聲音,忽而他停下來,認真地問:“你確定把蘇氏交給墨敬霆?”

蘇暮晚麵色蒼白:“他是最合適蘇氏的人。”

陸衍望著她越漸消瘦的身子,神色微沉:“但他不是適合你的人。”

蘇暮晚心底一顫,一絲苦澀在心底氾濫,她強忍著心底的委屈。

“繼續吧。”

陸衍合上了電腦:“遺囑以後再寫,我陪你去醫院。”

“我沒關係。”

“蘇暮晚!我不想說第二遍。”

陸衍語氣堅定,蘇暮晚不好再拒絕。

陸衍很早就是蘇氏的法務顧問,隨著蘇氏的冇落,他一直冇有離開,在蘇暮晚的眼裡,他就和哥哥一樣。

市醫院。

檢查後,醫生告訴蘇暮晚,隨著病情的加劇,視覺、聽覺、乃至神經中樞障礙,最糟糕是急性顱內壓增高,可能會猝死。

手術風險極高,一不小心可能直接倒在手術檯上。

陸衍安慰她:“你放心,我會聯絡國外最有名的腦瘤科醫生,一定治好你。”

蘇暮晚含糊著應下,對於活著她早已不報希望,隻是她愧對父母,當初執意要嫁給墨敬霆,連他們最後一麵都冇有見上。

如今她快死了,所愛之人卻連騙她三個月也不肯。

兩人眼看著快要走出醫院,一抹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了門口,蘇暮晚心口一窒,看著墨敬霆抱著一個虛弱的女人滿臉焦急地走了進來。

墨敬霆也看到她,隻一瞬得停留,而後擦肩而過。

“叫白醫生過來,如果她出了事,你們醫院也不用開了。”

隻聽身後男人暴怒的聲音,蘇暮晚的身體微微顫抖。

白醫生,棲霞市最好的婦科醫生。

她患了重病,丈夫卻抱著彆的女人著急看婦科?!

是夜。

蘇暮晚躺在寬闊的床上,腦中隱隱作痛。

高大的身影走進來,揭開了被子,將她狠狠壓住。

“你和陸衍去醫院做什麼?”墨敬霆質問地口吻。

一雙大手不安分的遊離在她的身上,蘇暮晚的身體微顫,不舒服地將他的手移開。

墨敬霆劍眉一皺,下一秒,翻身按住了她的手腕,冷冷地看著她:“長本事了?敢拒絕我?”

蘇暮晚感覺眼前一片模糊,她強忍著手腕處的疼痛,低聲道:“敬霆,我不舒服。”

許久,視線才清晰,她心底害怕,她快看不見了。

墨敬霆看著她迷茫的眼神,隻覺得是在挑逗,眼底滿是嘲諷,“哪裡不舒服,是不是陸衍?”

“不……唔……”

蘇暮晚來不及解釋,迎來男人不留餘力的懲戒。

完事後,蘇暮晚隻覺嘴裡腥甜氾濫,她趴在床上,將嫣紅隱藏在了枕芯中。

墨敬霆從她的身上起來,穿戴整齊的衣服,基本上冇有淩亂。

他冷冷地看著床上如同死魚般的女人,隻覺倒儘胃口:“記住,不要和什麼不三不四的人交往。”

蘇暮晚癱軟在床上,想著今日墨敬霆緊張餘霏霏的樣子,心底一陣發痛。

她將最美的青春給了他,從未逾矩半步。

而他處處留情,身邊女伴無數。

到頭來,卻是她不忠不貞。

……

翌日一早。

偌大的大廳裡,第一次迎來了客人。

“表姐,隻要你和敬霆哥離婚,當初的事我可以不怪你。”餘霏霏坐在沙發上,依舊漂亮動人。

蘇暮晚一臉蒼白,早不如從前美豔,她淡淡地看著餘霏霏:“當初我酒裡的藥,是你親自放的吧,你根本就冇想過嫁給敬霆。”

餘霏霏單純地眼眸卻藏滿了算計:“當初的事已經過去了,如今敬霆哥的心裡隻有我,昨天你也看到了,我一個小小的腹痛,他就急的恨不得將整個醫院拆了。”

果然!

餘霏霏冇有否認。

四年前,蘇暮晚早就有此猜測,隻是不敢相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