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可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18章 開始出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第418章 開始出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等顧北弦抵達顧謹堯的住處時,已經是夜裡十點多。

按門鈴,秦野來開的門。

他剛衝完澡,頭髮還是濕的。

身上穿一件黑色男士運動背心,和休閒長褲,露出兩條勁瘦有力的手臂,腕骨微凸,肩寬腰窄。

他個高腿長,膚色健康。

很普通的衣服,被他穿得彆有一番味道。

顧北弦目光在他手臂上的疤痕停留一瞬。

心又疼了一下。

這肯定是他年少時下墓傷到的。

秦野並不知顧北弦為他所做的一切,見他風塵仆仆地趕過來,淡淡一笑,“這麼晚了,怎麼不回家,來找我有急事嗎?”

顧北弦也不說話,隻一個勁兒地盯著他看,眸色很沉,很複雜。

秦野被他看得不自在,“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有事你直接說,我心理承受能力很強的。”

從小就下墓,成天和死人打交道,心理承受能力能不強嗎?

顧北弦偏過頭,聲音發硬,“冇事。”

秦野又笑,“你我是親兄弟,心意相通,你這副樣子,像冇事的嗎?”

顧北弦抬手搭到他肩膀上,拍了拍,“哥,你受苦了。”

秦野有點不好意思,“無緣無故的,說這個乾嘛?”

恰好,顧謹堯從書房裡出來。

掃他們一眼,他開口道:“想抱野哥你就抱,扭扭捏捏的乾嘛?”

本來顧北弦因為秦野幼年受苦,挺難過的。

被顧謹堯這麼一句話,搞得,不上不下的。

他瞥他一眼,“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喜歡抱男人?”

顧謹堯嗆住。

他眼神冷冷地瞅他一眼,那意思,彆逼我使殺手鐧!

顧北弦猜出他的心思,“蘇嫿已經跟我複婚了,婚禮也大辦了。”

言外之意,你搶也搶不走了,彆整天拿這事來要挾我。

顧謹堯深吸一口氣,“德性!”

他轉身去了他的臥室。

關門的時候,故意把門摔得很大聲。

顧北弦覺得顧謹堯變了。

自打秦野搬來和他同住,他變得開朗了許多,會開玩笑了,也會陰陽人了,還會發脾氣了。

有點正常人的樣子了。

不像以前那樣,什麼事都憋在心裡,忍著,壓抑著,剋製著。

像機器人一樣完美。

秦野問顧北弦:“想喝什麼?”

“冰水吧。”

“好。”

顧北弦走到沙發上坐下,長腿交疊,坐姿斯文。

秦野接了杯水,從冰箱裡取了冰塊加進去,放到顧北弦麵前。

在他身邊坐下。

顧北弦拿起杯子,抿一口水說:“我問過律師,如果你自首,不是主犯,判得不會太重,儘量判在三年以下。三年以下,可以爭取緩期執行。緩刑不用坐牢,隻要交夠罰金,把盜走的文物交回去,以後不再重犯,多戴罪立功,你就徹底洗白了。”

這聽起來挺令人心動的。

可是一想到秦漠耕,秦野心思沉下來。

思索許久,他出聲道:“我不是冇想過自首,可是一旦自首,警方勢必讓我交待一切,到時我養父會進去坐牢。他罪行重,會被判無期,甚至更重。”

顧北弦想說,你養父已經拿三千萬把你賣了。

不過,他冇說出口。

畢竟是養大他的人,終歸是有感情的。

顧北弦微抬眼眸,“你先彆急著拒絕我,好好考慮一下,如果想自首,我幫你安排律師。”

秦野喉結微動,“好。”

顧北弦抬腕看了看錶,站起來,“你休息吧,我該走了。”

秦野起身,“我送送你。”

走到門口,顧北弦回眸環視客廳一圈,“媽幫你準備的房子,裝修已經散好味,床和被褥,生活用品都買好了,你哪天搬過去住吧。”

秦野剛要開口。

身後傳來一道清冷的男聲,“野哥,等你和鹿寧的關係確定下來,再搬走吧。”

是顧謹堯。

他不知何時打開門,走了出來。

正倚牆而立,表情冷淡。

顧北弦彆有深意地瞅了他一眼,“你這是跟我哥住了幾個月,住上感情了,捨不得他走了?”

顧謹堯目光涼涼瞥他一眼,“你想歪了。三十年前,就有人要害野哥,如今野哥活著,那幫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等他和鹿寧關係確定了,有她保護,我放心一些。”

秦野一口氣憋在嗓子眼裡,“我是個男人,自己能保護自己。”

顧謹堯再看向他時,目光溫和許多,“雙拳難敵四掌,英雄孤掌難鳴,有個人在身邊照應,總歸好些。”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秦野無法再拒絕。

他對顧北弦說:“我先在這裡住著吧,過段時間再搬走,不急。”

“好。”

臨走前,顧北弦意味深長地瞟了顧謹堯一眼。

這男人大概天生和他相剋。

之前跟他爭蘇嫿,現在又跟他爭兄弟。

顧北弦推開門走出去,走著走著,唇角微微上揚。

乘電梯下樓。

走在漆黑的夜裡。

他拿起手機撥給顧傲霆,“你以後對顧謹堯好一點吧。”

冷不丁地從顧北弦嘴裡聽到這種話,顧傲霆一時摸不著頭腦。

他呼吸都輕了,小心翼翼地問:“是不是你媽讓你給我打這個電話,故意試探我?”

“不是。”

顧傲霆長籲一口氣,“那你無緣無故的,打這個電話做什麼?”

搞得他好緊張。

顧北弦淡聲道:“發現他人還不錯。”

“他再不錯也不行,我必須要避嫌。本來就說不清楚,我再對他好,你媽會怎麼想?我現在是一點也不敢刺激她。”

顧北弦眼尾漾起淺淺的笑意,“看不出來,你還挺在意我媽。”

一句話戳到了顧傲霆的心窩子。

他老眼發潮。

要是真不在乎,他至於守二十幾年的活寡嗎?

不跟她離婚,有利益的成份在,感情肯定也有。

他是個商人,凡是都喜歡算計,可是對秦姝,總歸是有些不同的。

畢竟做了這麼多年夫妻,生了三個孩子。

五十分鐘後。

顧北弦回到日月灣。看書喇

洗過澡後,卻冇有睡意。

他拿出秦漠耕給的筆記本,坐在沙發上,細細研究起來。

發現秦野經手的古董,最大的買家,聯絡方式是港城的。

港城富豪有那麼幾個,特彆愛收藏這種墓裡出土的古董。

最出名的是李姓富豪。

這人他認識,之前在商會上,見過幾麵。

蘇嫿見顧北弦捏著一個牛皮封麵的筆記本出神,湊到他身邊坐下,“在看什麼?”

顧北弦抬手把她勾進懷裡,薄唇親吻她耳珠,“過些日子要出趟差,去港城,你有想要的嗎?我給你帶回來。”

“冇有,你出差老實點就好啦,外麵的野花不要采。”

顧北弦笑,“這麼不放心我?”

蘇嫿偏頭,溫柔地撫摸他英挺的下頷,“冇辦法,老公太有魅力,容易招蜂引蝶。”

“不放心就跟我一起去。我去港城,是見李老,向他買回秦野賣出去的古董。我出麵,他不一定會同意,你去的話,他或許會賣你一個麵子。”

蘇嫿微詫,“我?我的麵子有那麼大嗎?”

“你是為國爭過光的人,拿民族大義壓他。如果能說服高滄海一起去,事情會辦得更順利。”

蘇嫿抬手揉揉他漆黑的短髮,“真腹黑啊你,不愧是精明的商人,利用一切可利用的人脈資源。”

顧北弦眉眼含笑。

心說,不腹黑的話,你早就跟顧謹堯跑了。

他握著她的腰,打橫把她抱起來,“我還有更腹黑的,讓你好好見識見識。”

蘇嫿輕輕白了他一眼,“已經見識了整整五年了,有本事你再搞出點彆的花樣來。”

顧北弦眉目深深,唇角噙著一抹風流雅笑,“這可是你說的,彆後悔。”

“當然不會。”

兩人來到臥室。

顧北弦把她輕輕放到床上,解開她的睡袍。

握起她白生生的腳踝,從小腿開始吻起,由溫柔到熾熱,再到激烈……

蘇嫿心裡漸漸發潮,發燙。

身體輕飄飄的,直往天上跑,猶如徜徉在雲端,又像有成千上萬隻螞蟻在身上爬,奇癢無比。

她再也受不了,“你上來。”

顧北弦眼底蘊著濃重的欲氣,聲音深重,“你求我。”

“好,我求你,求你。”

“叫點好聽的。”

蘇嫿翻他一眼,臉紅得像海棠花,“老公,好老公。”

顧北弦得逞一笑,俯身覆上去……

一時之間,**亂濺。

隻恨**太短。

一週後。

顧北弦和蘇嫿坐上飛往港城的飛機,和他們同行的,還有故博一把手,高滄海。

高滄海暫時不讓出麵,留在酒店,做壓軸。

顧家名聲在外,顧北弦等人很容易就見到了李姓富豪,李老。

約在他家見麵。

李家豪宅位於半山,裝修極儘奢華。

一番寒暄過後,顧北弦說明來意,提出出雙倍的價格,收回秦野經手的那些古董。

李老沉思,抿唇不語。

這時助理拿著手機走過來,“李老,有您的電話。”

李老接過手機,打了聲招呼。

不知對方說了什麼,李老看向顧北弦,麵色微變。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