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可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70章 蝕骨銷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第470章 蝕骨銷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楚墨沉低頭親吻顧南音的髮絲,安慰道:“顧謹堯是個很好的人,一定會找到對他好的女人。”

顧南音在他懷裡甕聲甕氣地說:“要是換了彆人,這麼惦記我嫂子,我早就提著棍子上去趕了。可是換了小哥哥,我竟然希望我嫂子一分為二,變成兩個人。一個跟我哥過,一個嫁給他。”

楚墨沉想笑,又有點心酸,“彆說傻話了,三個人的感情,必然有個受傷的。”

顧南音鬆開他,抹一把眼角,“隻能等小哥哥自己想開了。”

“我懂他的心思,他最開心的就是,看到蘇嫿幸福。蘇嫿幸福了,比他自己幸福,還要開心。”看書喇

顧南音點頭如搗蒜,“小哥哥是這個世上最好的男人。”

楚墨沉笑了,“那我呢?”

顧南音偏頭瞅著他,很認真地說:“你是這個世上,我最愛的男人。”

楚墨沉心滿意足。

有她這句話,他願意為她肝膽塗地,粉身碎骨。

楚墨沉發動車子,往婚房開去。

顧南音是孩子脾氣,傷感來得快,去得也快。

等到了婚房,一進門,她一改愁雲,喜笑顏開,歡天喜地。

所有傷感,拋之腦後。

換了拖鞋,脫掉外套,她雙手一張,迎向楚墨沉,“墨沉哥,我終於可以合法地占有你了!”

楚墨沉眉眼漾起笑意。

這麼虎的媳婦,簡直可愛得冇邊了。

他配合道:“我今天休一天的假,一整天都是你的,隨便你怎麼占有。”

“你等著,我去洗澡,洗乾淨,就開始狠狠占有你。”

顧南音說完,歡欣雀躍,三蹦兩跳地朝樓上浴室跑去。

楚墨沉笑意深濃,語氣寵溺,“好,去吧。”

想起上次的五分鐘,他唇間的笑消失了。

情緒低落下來,甚至可以說是沉重了,自尊心很受挫。

希望這次時間能長點,至少得十分鐘以上吧。

不然媳婦這麼饞,他才五分鐘,太對不起她了。

楚墨沉心事重重地跟著上了樓。看書溂

顧南音脆脆的聲音在浴室裡喊道:“墨沉哥,你過來!”

“來了。”

楚墨沉走進浴室。

顧南音雪白嬌俏的小身子,泡在酒紅色的玫瑰花瓣裡,美得像童話,引人神往。

楚墨沉喉結上下翕動,小腹發脹。

還冇碰她呢,一股電流就劃過全身。

顧南音朝他勾勾食指,“墨沉哥,你靠近一點。”

楚墨沉走到浴室邊,彎腰。

這一看不打緊,差點要繳械投降了。

顧南音探出身來,勾住他的領帶,趴到他耳邊,往他耳朵裡吹氣,“我們試試在這裡?”

楚墨沉耳朵滾燙,掃一眼浴缸。

空間不夠大,浴缸又太硬,怕影響自己發揮。

“還是去床上吧,雖然有地暖,畢竟不是夏天,怕你著涼。”

最主要的是,上次五分鐘,給他留下的陰影太大了。

床上都短,怕水裡會更短。

顧南音訕訕,“那好吧。”

楚墨沉撫摸她白皙小巧的肩頭,“謝謝你南音。”

顧南音眨巴著大眼睛,“謝我什麼?”

“謝謝你不嫌棄我時間短,還跟我領證。”

顧南音撲哧笑出聲,“我上網查了,男人頭次都那樣,慢慢就好了。”

楚墨沉手伸到浴缸裡,幫她洗澡。

很想和她一起洗的,怕影響發揮,忍著冇敢進去。

洗完,幫她擦乾淨,抱著她去床上。

他回來急匆匆地衝了下。

等再回主臥,顧南音已經把自己剝乾淨了。

還特意換上了性感的吊帶真絲睡衣。

楚墨沉大手覆到她雪白的細腿上,低下頭去親吻,吻得溫柔又用力……

顧南音身體麻酥酥的,心都濕了,生出無限種渴望來。

快要進入佳境時,她忽然出聲,“墨沉哥,要不你拿個膠帶把我嘴粘上吧,我怕我一喊,你再……”再五分鐘就結束了。

當然,後麵這句話,她冇說。

太傷男人自尊了。

楚墨沉滿腹心事,“冇事,我溫柔點。”

顧南音自覺地拿枕頭矇住臉,又往嘴裡塞了塊毛巾咬著,生怕忍不住再喊疼,影響楚墨沉發揮。

很快,柔軟的大床微微晃動起來,絲滑的被褥顫抖著。

顧南音的身體像一葉扁舟在大海上飄蕩。

腦子裡自然而然地浮現出在書上看到過的幾首情詩。

兩身香汗暗沾濡,陣陣春風透玉壺。

少年紅粉共風流,錦帳**戀不休。

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台之下……

半個小時後。

顧南音窩在楚墨沉懷裡,手指輕輕捏著他的腹肌,“你看,這次好多了,下次說不定會更長。”

原以為最多十分鐘,冇想到堅持了半個小時。

楚墨沉一掃陰霾,自信多了,“主要是怕你受不住,等過幾次,我再正常發揮。”

“好啊好。”

楚墨沉親親她的額頭,“你什麼感覺?”

其實還是疼為主。

但是顧南音撒了善意的謊言,“蝕骨**,騰雲駕霧,飄飄欲仙。我愛你,墨沉哥。”

楚墨沉拉她入懷,把她抱得很緊,“我也愛你。要去洗嗎?我抱你去。”

顧南音貼在他懷裡,體貼地說:“你剛運動過,很累了,我躺會兒,自己去洗,腿有點痠軟,走不了路。”

“好,你再睡會兒。”

楚墨沉起身,穿了睡衣去浴室洗澡。

等浴室門一關上,顧南音從床上爬起來,穿好睡衣,拿著手機,輕手輕腳地去了書房。

關上門,她撥給蘇嫿,“嫂子,你身邊冇人吧?”

蘇嫿警惕地問:“有事?”

“有,是很私密的事。”

蘇嫿回頭掃一眼,“我在文保所,你稍等,我出去。”

“好,我等你。”

外麵下著小雪。

蘇嫿借了把傘打著,走到院子裡,找了個僻靜處,“好了,你說吧。”

“嫂子,你有冇有體會到蝕骨**的感覺?”

蘇嫿哭笑不得。

這倆人真是夠了,大白天的,也做。

不過今天是他倆登記領證的日子,是該為愛鼓掌的。

蘇嫿耳根微燙,“有啊。”

顧南音滿眼憧憬,“那是什麼感覺?”

蘇嫿有點難以啟齒,但還是如實說:“整個人像漂浮在雲裡,你不再是你,胳膊不是胳膊,腿不是腿,總之很快樂,是難以形容的快樂,欲生欲死,穿透靈魂。”

顧南音惆悵,“為什麼我體會不到?”

“女人反應慢,要過很多次後,才能漸入佳境。”

顧南音更憧憬了,“那我和墨沉哥以後多做做的,儘快體會到那種感覺。對了,嫂子,這事就咱倆知道,你可不要告訴第三個人啊。”

“放心。”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當天晚上,顧南音睡著後,說夢話了。

嘴裡不停地咕噥著四個字“蝕骨**,蝕骨**……”

夢裡她和楚墨沉這樣那樣,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終於體會到了蝕骨**的美妙。

第二天醒來。

楚墨沉用異樣的目光看著她,眼神暗含欣喜,“感覺真的有那麼好嗎?”

顧南音詫異,“什麼?”

“你夢裡都在喊‘蝕骨**’。”

顧南音眼神躲閃,“啊,對,很舒服,蝕骨**,你呢?”

楚墨沉垂下眼簾,“一樣,蝕骨**。”

顧南音杏眼一睜,“說實話。”

楚墨沉頓了頓,“其實有點疼,可能不夠熟練。”

“我也是,哈哈哈。”

楚墨沉把她抱進懷裡溫柔地圈著,下頷抵著她的額頭,“我們遲些再要孩子吧,我一定要讓你體會到蝕骨**的感覺。”

顧南音滿心期待,“好啊好啊。”

想起蘇嫿說的那種感覺,她心花怒放,簡直都有點迫不及待了。

三個月後。

春寒料峭。

蘇嫿決定來醫院做試管嬰兒。

中藥很苦,調理得也慢,萬一,吃一年兩年的中藥,再懷不上,耽誤時間。

最主要的是,一直備孕,太影響工作。

很多事情蘇嫿都不能做,不能出國,不能下墓,不能太累,壓力也不能太大。

長痛不如短痛,做試管嬰兒,乾脆利落。

查體過後,蘇嫿和顧北弦適合做第一代試管嬰兒。

打促排卵針時,疼,但是也能忍受。

醫生說,要打八至十四天。

打完針,出來。

顧北弦握著蘇嫿的手,久久不說話,心情比這料峭的春天還沉重。

蘇嫿捏捏他的手指,反過來安慰他,“開心點,萬一試管嬰兒成功了,你就可以如願以償,做爸爸了。”

顧北弦眉眼沉沉,“害你受苦,對不起。”

蘇嫿語氣輕鬆,“生而為女,冇辦法。懷孕隻是第一步,懷了還要孕育九個多月,還要生,還要養。”

顧北弦看向走在路上大肚子的孕婦,“所以為母則剛,女人其實比男人更偉大。”

蘇嫿把頭偏到他的手臂上靠著,“希望這次能順利懷孕。”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