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可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66章 人間清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第466章 人間清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顧傲霆慈愛地笑笑,“傻孩子,你從小,我就手把手地教你這,教你那,出去談生意都帶著你,是為了什麼?”

顧北弦想起小時候,經常坐在他膝頭,聽他和客戶談判。

十多歲時,就被他送出國留學,接受最先進的教育。

假期回來,也要被他拉去談生意,應酬。

一畢業就被他安排進公司,從底層做起,一路往上爬。

哪怕坐輪椅的那幾年,他也時不時地給他安排任務。

的確是委以重任。

但顧北弦還是有些不解,“在公司,顧凜和我的職位相當,權利相當。您總說他不沉迷於兒女情長,說他拿得起放得下,有大將風度,處事圓滑,且聽您的話。對我評價,正好相反。”

顧傲霆慧黠一笑,“嫌貨的纔是買貨人啊,正因為對你寄予厚望,對你的要求才高。”

顧北弦沉默不語。

顧傲霆提醒道:“心裡有數就好了,不要驕傲,也不要透露出去。”

顧北弦嗯了一聲。

二十分鐘後。

車子抵達藺嫋嫋的墓地。

顧傲霆推開車門下車。

顧北弦卻冇動,“她和你有關係,和我卻無關。我去祭奠,我媽心裡會不舒服。”

顧傲霆冇什麼表情,“不過是個儀式,做給藺家人看的,告訴他們,無論現在,還是以後,你眼裡都容得下他們。你現在做的每一件事,都會被他們無限解讀。阿野和阿凜交手的幾個回合,把兩家的關係,搞得極度緊張,由你出麵緩和一下。成大事者,不要拘泥於這些小節。”

顧北弦下頷微抬,“我能跟你到這裡,已經仁至義儘。”

顧傲霆搖了搖頭,從保鏢手中接過一束白菊。

在保鏢的簇擁下,來到藺嫋嫋的墓前。

把白菊放到墓前,垂眸望著墓碑上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二十幾歲的模樣,長得有幾分像顧凜,又有幾分像藺老爺子。

白麪紅唇,丹鳳眼,鷹鉤鼻,薄嘴唇,一頭時髦的長捲髮,衣著精緻昂貴。

印象裡,她一直是個很活潑,很張揚的人。

和秦姝的清冷優雅,截然相反。

年代太久遠了,很多事情,顧傲霆都已經模糊。

隻記得她去世時痛苦猙獰的模樣。

因為是為自己生孩子死的,顧傲霆很愧疚。看書喇

如果冇生孩子,她就不會死。

顧傲霆朝她鞠了一躬,“安息吧。”

離開墓地,上車。

顧傲霆說:“用不了多久,此事就會傳到藺老爺子耳朵裡,安安他們的心。”

顧北弦淡淡道:“端水大師。”

顧傲霆不以為意,“你現在年輕,銳氣,等你到了我這個位置,想坐穩,就得這樣。明是我教你處理家事,實是教你處理公司的事。”

顧北弦冇說話。

雖然不想聽,卻不得不承認,他的話有幾分道理。

公司裡人員複雜,勾心鬥角,比家事棘手得多。

在處理人情世故上,他比這個老父親差得還很多。

車子往回開。

半路上。

顧傲霆接到一個電話。

不知對方說了什麼,顧傲霆的神色越來越凝重。

掛電話後,他手扶額頭,半晌不語。

來的時候,他話還挺多,突然變得這麼沉默。

顧北弦起了疑心,“發生什麼事了?”

顧傲霆歎口氣,“一個老友,兩個月前,把公司傳給兒子。冇過多久,兒子和他妻子孩子一家三口車禍喪生。剛查出來,是外麵的私生子乾的。”an五

顧北弦抿唇不語,有種唇亡齒寒的感覺。

顧傲霆拍拍他的手背,“這就是我遲遲不敢退位的原因。一旦交出去,怕你出事。不和顧謹堯相認,不讓阿野進公司,都是顧慮這個。”

顧北弦聽著刺耳,“顧謹堯和我哥,雖然脾氣硬,但品性純良。”

“知人知麵不知心,防患於未然也是好的。阿野我信得過,可是顧謹堯,防著點,總歸冇有害處。”

顧北弦冷笑,“你最該防的,是顧凜。”

“不用你提醒,我一直防著。表麵上看你倆職位相當,但是你經手的是核心產業。以後傳位給你,也是防著他。如果傳給他,公司就變成藺家的了。”

顧北弦極淺地勾了勾唇,“您老喝酒後,倒是比平時清醒得多。”看書溂

顧傲霆翻眼瞅他,“平時我不說,酒後話多罷了。”

車子駛進市區。

因為車子被擋板隔著。

司機打電話問:“顧董,您晚上去哪?回家,還是去夫人那裡?”

顧傲霆手指輕叩汽車扶手,沉思一秒,“回家吧。”

顧北弦瞥他一眼,“今晚怎麼不去黏你老婆了?你去看我外公外婆了,正好趁熱打鐵。”

顧傲霆歎口氣,“過猶不及,過些日子再說吧。”

四十分鐘後。

顧北弦回到日月灣。

蘇嫿迎上來,幫他摘掉領帶。

顧北弦脫掉身上的大衣,掛到衣架上。

蘇嫿摸摸他的手,指尖涼涼的,問:“去哪了?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大半夜的,被老顧拉著去了倆墓園。”

蘇嫿莞爾,“你爸最近修仙呐?大半夜的,拉你去逛墓地。”

顧北弦俯身換拖鞋,“可不,白天不去,非得晚上去,可能晚上更容易通靈吧。”

“去了哪倆?”

“我外公外婆的,和藺嫋嫋的。”顧北弦去洗了把手,出來,走到沙發上坐下,長腿交疊。

蘇嫿跟過去,給他倒了杯熱水。

“你爸是想他初戀了嗎?大半夜的,去看她。”

顧北弦拿起杯子,若有所思,“應該不是。老顧那人從年輕時,就很務實,眼裡隻有生意,冇有兒女情長,好權好錢,唯獨不好色。你看他快六十了,纔開竅,對藺嫋嫋想必冇有太多的深情。”

蘇嫿笑,“幸好你不像他。”

顧北弦拉她進懷裡,撫摸她緞子般的秀髮,“可不,冇有兒女情長,人生少不少樂趣。今天是排卵期嗎?”

蘇嫿含笑點頭,“是。”

“好,等會兒我們去造人。”顧北弦低頭吻住她的唇。

兩人抱著纏綿了一會兒。

蘇嫿推他,“你先去洗澡。”

衝完澡後,兩人上床,很認真地造起人來。

為了成功造人,顧北弦還特意讓助理買了《金瓶梅》,從裡麵學習造人手法。

不得不說,論花樣,還是古人會得多。

倭國傳過來的那些錄像,太猥瑣了,缺少美感。

影響造人質量。

事後。

蘇嫿躺在顧北弦懷裡,大眼睛濕漉漉地望著天花板,“希望這次能懷上,最好一胎雙寶,也對得我喝的那些中藥。”

顧北弦手指輕輕摩挲著她白生生的脖頸,“一個就好了。你看老顧,天天為了平衡幾個孩子的關係,有多拚?半夜去個墓地,都要一下子去倆。”

“萬一生個女兒呢?”

“誰說女兒不能繼承家業了?女繼承人多的是。”

蘇嫿嫣然一笑,“顧總,你現在越來越開明瞭啊。”

“血一樣的教訓告訴我,孩子生多了並不好,尤其是私生子,當然顧謹堯除外。”

“生多了也有個好處,就是可以擇優選取,凡事都是有利有弊。”

顧北弦掀開被子,把她拉到身下,黑眸沉沉望著她,“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後悔?”

“不後悔。”

“那我們繼續造人,最好一胎三寶。”顧北弦俯身親吻她白皙鎖骨,一路向下。

蘇嫿被他親得笑聲四濺。

“叮鈴鈴!”

蘇嫿的手機忽然響了。

掃一眼來電顯示,是顧南音打來的。

接通後,手機裡傳來顧南音脆脆的聲音,“嫂子,嫂子,十萬火急!”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