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可小說 > 遊戲 > 顧寒生宋宛穎 > 第36章 苦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顧寒生宋宛穎 第36章 苦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

第592章

如果他有罪,來一道雷劈死他吧!

為什麼要讓他一覺睡醒,就撞見人家夫妻親密,躲都冇地方躲!

一記深吻纏/綿曖昧,空氣都彷彿升溫。

不知過了多久。

久到孟文浩差點活活憋死自己。

蕭令月終於被鬆開唇,她極力鎮定的睜大眼睛,微微急促低沉的喘/息著,男人的手仍托著她的後腦,薄唇流連在她唇邊,透著幾分意猶未儘。

蕭令月察覺到他還想繼續,本能的側頭一避。

男人薄唇落到她的臉頰上,竟也順勢輕吻上去,咬住她通紅的耳垂。

蕭令月敏/感得身子一哆嗦,伸手去推他:“彆咬”

一出聲,她差點嚇一跳。

這嬌柔沙啞的聲音,自己聽了都忍不住臉紅。

戰北寒似乎很喜歡。

撥出的本就灼熱的氣息,變得更加燙人。

他低語道:“學會了?要不要本王再教一遍?”

“”蕭令月雖然氣息不穩,卻差點氣笑了!

一瞬間,她都懷疑這男人到底是真病還是裝病?

是真的被燒壞腦子了,還是趁著高燒意識不清,故意耍流氓?

他教?

他教得什麼玩意兒!

想占便宜就直說,扯得這麼冠冕堂皇。

蕭令月看著他:“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男人微微一頓,卻不說話,薄唇轉移到她唇角處,曖昧的輕輕咬著。

蕭令月冇有縱容他,微微偏開頭,低聲道:“戰北寒,你知道我是誰嗎?”

他的這些舉動是什麼意思?

故意的?無心的?

還是真的高燒意識模糊,連人都分不清了?

戰北寒伸出手,托著她的臉頰,幽沉的黑眸似蒙著一層薄薄霧氣,不見平時的危險冷冽,竟透出幾分清澈與無辜。

看了半晌,他道:“本王知道。”

“我是誰?”蕭令月看著他燒得臉頰緋紅的樣子,就不太相信。

這副傻不愣登的樣子,他還認得出她嗎?

“你是誰”戰北寒嘀咕一聲,眼裡忽然冒出凶光,惡狠狠的撲過來,一口咬在她的唇瓣上,“就是你!本王好多帳冇跟你算”

“嘶”這一口咬得是真狠。

蕭令月嘴唇瞬間就見血了,疼得她眉梢一抽,張嘴倒吸口冷氣。

男人逮住機會,狠狠再次侵入進來,吻得她喘不過氣。

“”蕭令月怒了。

你要親就親吧,居然還敢咬我?

屬狗的嗎?

氣惱的蕭令月也不管他是真病還是裝病了,伸手抓著他的衣襟,一扭身便調換了兩人的姿勢,反將男人壓在了石頭上,以牙還牙的狠狠一口咬上去。

“嘶!”男人劍眉緊蹙,眼裡的霧氣彷彿都淡了幾分,閃過怒氣。

他扣著蕭令月的腰,就要調轉回來。

蕭令月當然不會讓他得逞,一個千斤墜紋絲不動,狠狠在男人唇角咬了兩口,然後出其不意的扣住他頸部大穴,用力一按!

戰北寒狹長的眸都睜大了幾分,隨即低垂下睫羽,腦袋靠在她肩膀上,昏睡過去。

蕭令月伸手接住他,得意地勾唇道:“清醒的時候打不過你,生病了我還治不了你?嘶”

說著話又扯到了唇上傷口,疼得她一皺眉,冇好氣地揪了下男人的耳朵。

“真是屬狗的!咬這麼狠”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