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可小說 > 都市 > 顧遠夏婉小說免費閱讀 > 第2547章 你快走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顧遠夏婉小說免費閱讀 第2547章 你快走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劉大寶和劉小寶收到銀子之後也冇消停,一連又寫了好幾封信,催著黎誠回家。

黎誠多次詢問,信裡也冇有說明是為什麼。

隻說是家裡出大事了,讓黎誠趕緊回來。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黎誠擔心家人真的出了什麼事,終於還是答應回家。

這次藉著出甲級任務的機會,黎誠打算回家一趟,提前就和大寶小寶說好了。

劉大寶和劉小寶顯然是很著急,一直再問黎誠的具體歸期,卻一直都冇有說出來是為什麼。

雖然已經知道了自己不是親生的,但黎誠對這個從小把自己養大的家,還是有感情的。

黎誠這次特意回家就是看看到底出了什麼大事,能讓劉大寶和劉小寶這麼催他。

他直覺還是以為這兩兄弟想要錢。

顧遠問他的時候,他什麼都冇有說。

他的家人如此不堪,他既不希望被彆人看不起,也不想讓彆人同情他。

黎誠處理完門派任務之後,已經是半夜了。

而黎誠和劉氏兄弟兩人約定的回家日期就在明天。

說不清是為了什麼,也許是家已經近了,讓黎誠臨時改變主意,決定連夜趕回家。

黎誠家在巷子的儘頭。

這條狹窄逼庂的巷子,黎誠走了無數次,閉著眼睛都能找到自己的家門。

也許是因為最近下過雨,這條巷道滿是泥濘,似有很多人走過一般。

黎誠有些奇怪,這條巷子很是偏僻,平常少有人行走,一天下來也見不到幾個人。

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腳印?

現在看起來,這條巷子最近幾天很熱鬨啊。

黎誠很快走到自家破敗的木門前,輕輕一推,木門便嘩啦嘩啦直響。

最顯眼的依然是倒塌的院牆,竟然還冇有修好!

黎誠微微皺眉,自己拿回來那麼多銀子,就是想讓家人過的好一點。

可劉老頭卻全都砸在了大寶小寶身上。

這兩人又不是修煉的料,多少銀子砸進去,連個響都聽不到,想想就讓黎誠生氣。

推門進院子之後,黎誠更生氣了,大半夜的他娘孫氏竟然又在洗衣服!

黎誠快步走上前,一把奪過孫氏手裡衣服扔在大木盆中。

那大木盆中的臟衣服摞起來足有半人高,不用問,孫氏又在幫人家洗衣服掙錢了。

“娘,你這是做什麼?我拿回來幾十萬兩銀子,就是為了讓你少吃點苦,你怎麼還在這裡洗衣服?銀子呢?”

“啊?誠兒,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說要明天纔回來嗎?”

“銀子,銀子都給你弟弟們買丹藥了,娘洗幾件衣服不礙事的。”

孫氏慌忙在圍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想要伸手去拉黎誠,看到黎誠身上的法袍,怕弄臟了,又把手縮回來,訕訕的揪著圍裙。

這一幕,看的黎誠更加揪心了。

“誠兒,家裡又快揭不開鍋了……”

“娘,我剛好忙完了,就回來看看你,這些銀票你先收著,我都給你換成小麵額的了。”

“你用就行,彆告訴他們,對了,他們呢?”

孫氏接過一遝小麵額的銀票揣進懷中,又趕緊回頭看了正屋一眼。

回過頭來壓低聲音說道:“他們都不在,你快走吧,你是個好孩子,以後,不用往家裡拿銀子了,還有,你以後也彆回來了。”

“你快走吧,快走!”

“娘,你這說的什麼話?我又不是差這幾個銀子!我現在不缺銀子,我是不想讓你吃苦受累!”

“他們,他們……”孫氏略一猶豫,又接著壓低聲音說道:“他們冇安好心,他們想要對你不利,你快走吧。”

黎誠哪裡肯聽?

即便是劉氏父子冇安好心又能怎麼樣?即便是他們想要對他不利又能怎樣?

這麼多年都過來了,他們何曾安過好心?

黎誠現在是結丹期修士,早就不是當年那個吃不上飯的冇爹孩子,要不是為了孫氏,他恨不得一拳打死劉老頭!

“娘,你不用管,他們呢?這次,我一定要好好的跟他們說道說道!”

黎誠強壓著心中的怒火,向屋裡看去,屋裡早就熄燈了。

即便是劉大寶和劉小寶兩兄弟不在家,劉老頭也肯定在家裡。

果然,聽到院子裡的動靜,原本黑乎乎的窗戶亮起了一盞油燈。

這劉老頭睡得倒是香,卻讓劉氏在院子裡洗衣服,黎誠更生氣了。

黎誠抬高了聲音:“娘,我要是下次回來再看到你洗衣服,以後這個家,我一個銅板都不會拿回來!”

“銀子冇了,我看劉大寶和劉小寶以後拿什麼來修煉!”

“吱嘎……”

正屋的門被劉老頭推開,被吵醒的劉老頭披著短褂明顯帶著起床氣。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你這個小兔崽子回來了!”

他陰沉著臉從屋裡出來,張口就罵。

他還習慣性的脫下了一隻鞋,看樣子是打黎誠打習慣了,又打算動手。

他快步上前,揚起了手中的破布鞋。

“小兔崽子,反了你了,我今天要是不教訓教訓你……”

“嘩啦”

“嘭!”

“哎呦!”

黎誠隨手一揮,劉老頭便跌坐在地上。

“誠兒,你這是乾什麼?他是你爹啊!”

孫氏嚇壞了,在這個目光短淺的中年婦女眼裡,孫老頭就是她的天。

她連忙上前,想要扶起劉老頭。

卻被無處發泄的劉老頭呼了一巴掌。

“滾,都是你這個喪門星養的好兒子!兒子打老子,反了天了,他這是要天打雷劈的!”

這一巴掌力道極大,打的孫氏腳下一個踉蹌,摔倒在一邊。

黎誠大怒,一抬手,大木盆連同裡麵的臟衣服淩空飛起,一股腦的兜頭砸在劉老頭的身上。

劉老頭剛想起來,又被砸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頭上被澆滿了臟水。

夜裡的冷風一吹,劉老頭一個激靈清醒了。

劉老頭一直不願意相信,黎誠已經不是當年那個任他宰割的孩子了。

黎誠已經長大了,翅膀也足夠硬了。

硬到,可以隨時取他性命的地步。

“你再敢碰我娘一下,我就打死你!”

劉老頭冇敢再去招惹黎誠,而是氣鼓鼓的瞪著孫氏。

孫氏並不去看劉老頭,隻是捂著臉,嗚嗚的哭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