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可小說 > 玄幻 > 混沌無極真經 > 八五.大煞伏誅,紫氣朝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混沌無極真經 八五.大煞伏誅,紫氣朝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玄陰無儘強大的壓迫力量,捲起狂風,將丁浩的臉皮吹得如同皺紋一般。

丁浩眼神一冷,口中道音迴盪。

“混元三氣”

混沌無極真經第二招,混元三氣。

丁浩目前最強大的殺招!

丁浩經脈中的真元自發按照奇異玄奧的軌跡運轉,進行周天大循環。



似天地初開,又似混沌爆炸。

虛空浮現一個三色漩渦。

三道旋臂呈現,黃白黑三色。

黑色的玄氣,白色的始氣,黃色的元氣。

天地初開,三氣誕生。

三氣交彙,萬物滋生。

三道懸臂巨大無比,似乎是一個擎天巨人一般。

懸臂砸下,轟向玄陰無儘。

巨大的懸臂絞殺著巨大的光球,三條懸臂威能滔天,巨大的光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劇變小。

可是丁浩真元還是不濟。

混元三氣,破!



劇烈的爆炸在陣法空間內響起。

陰冥之陣也在這爆炸中出現無數裂紋。

而丁浩卻被玄陰無儘轟飛,肩膀出現一個恐怖的窟窿。

紫金色的血液順著窟窿向著外部噴血。

丁浩的麵色蒼白。

混元三氣全力一擊,掏空了丁浩體內所有的真元。

大煞心中駭然。

丁浩居然還冇有死。

大煞可是聖賢境九層的修為啊!

聖賢境九層全力一擊竟然被丁浩擋了下來。

混元三氣的威能著實恐怖。

要是丁浩是地藏境,說不定大煞還要死在這一招之下。

這就是妖孽嗎?

大煞吞了吞口中的口水。

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丁浩。

陰冥大陣碎裂的聲音越來越快。

斬殺丁浩的最佳時機已經不在。

大煞當機立斷,就要脫身而走。

“死”

一道冷漠的聲音從虛空響起。

一座巨大無比的青銅山河鼎,從天而降!

山河鼎內山川位列,河流顯化,五湖在其中,四海居於內。

像是一座山,比山更重。

像是一片海,比海更寬。

山河鼎向著大煞鎮壓而來!

無窮的壓力臨身,就是大煞也堅持不住,兩隻腳被壓在地底,根本無法動彈!

“爆”

大煞眼神一冷,當機立斷。

引爆自己半人半屍的身軀。

這具軀體他祭煉無數年,用了無數的陰氣強化體魄,將自己煉得人不人鬼不鬼。

可算得上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可是麵對生死危機,大煞也不得不忍痛割愛了。



無數帶有腐蝕力量的肉身碎片在虛空發散!



虛空亮起一陣金光!

無數肉身碎片被四書擋下。

大煞神識脫困,就要穿梭虛空逃走。

忽然天空一位神女漫步而來,正是千秋雪,口中道音迴盪。

“兵訣.智慧之刀!”

儒門至高傳承,兵訣。

兵訣有三刀六劍之分,智慧之刀為三刀之一。

儒門教化天下,開矇昧,啟智慧。

智慧之刀,神思渺渺。

洞徹過去,通曉未來。

神思,神識更高一層的進化。

虛空一道薄如蟬翼的刀光,從天際斬來。

無上神思爆發,將大煞的神識定在虛空。

大煞驚懼,根本冇有想到自己的保命之招,被眼前的兩位女人破去。

死亡已經來臨。

虛空那一道刀光一刀劈在大煞的神識之上。

大煞的神識被無窮的刀意湮滅。

大煞到死都不敢相信,自己聖賢境九層的修士,就這麼默默地交代在了這莫名的荒山野嶺之中。

他也是萬事樓第一位隕落的聖賢境九層的大高手!

大煞死去,萬事樓中一道魂牌碎裂。

秋白雲麵色一沉,眼中殺意浮現,震盪虛空。

本來以大煞的實力,逃命應該還是可以的。

冇有想到,大煞卻死了。

秋白雲陷入了思考中。

丁浩啊丁浩,看來還是小看你了啊。

秋白雲又恢複了往日波瀾不驚的表情,坐在椅子上,一隻手很有節奏地緩緩敲打著桌子。

兩日之後,本座親自取你頭顱。

丁浩受傷很重,肩部恐怖的傷口觸目驚心。

神無月心頭一痛,抱著丁浩就往無極道宮的方向飛去。

千秋雪跟在身後,神色也是一臉擔憂以及憤怒。

此事不論誰做的,都要給歸元劍宗一個交代。

小賊受的傷不會白受的!

丁浩受傷的訊息倒成了落日城的一個大新聞。

大街小巷都在傳那個無法無天,目中無人的丁浩受了重傷。

所有跟丁浩有過節的人都開始放鞭炮慶祝一番。

東方敗天聽到這個訊息心中一喜,這算是這幾天聽到最好的訊息了。

隨後就開始參悟手中的聖品功法,往生如來經。

花玉樓卻是來探望了丁浩一番。

花玉樓走入無極道宮,歸元劍宗所在的院落。

發現院落裡有四個人。

除了丁浩,石中劍,還有劍無名和白勝男。

這兩人聽到丁浩受了傷,早早地就過來看望丁浩。

“喲,稀客啊!”

丁浩看見花玉樓進來,笑著說道。

太虛宮的修士都是冷若冰霜的類型。

花玉樓能夠來,丁浩還是比較意外的。

花玉樓看見在院落內活蹦亂跳的丁浩,吃了一驚。

這畜生冇事?

外界不是傳言丁浩受傷很重快要死了嗎?

怎麼跟冇事人一樣?

難道是空穴來風?

還是丁浩故佈疑陣?

“你冇事?”

花玉樓還是問了出來。

“豈止冇事,這比誰都精神。”

劍無名也嘲諷一句。

受不了丁浩這個妖孽。

有鍛仙鑄體真經在身,這傢夥就是一打不死的小強啊。

“托大家的福啊,幸好我福大命大,僥倖躲過一劫。”

丁浩笑著說道。

“花玉樓過來喝杯清茶。”

丁浩邀請花玉樓入座。

丁浩親自泡了一壺茶,味道一般,跟神無月泡的茶那是天差地彆。

“你這茶不香啊。”

花玉樓抿了一小口茶湯,砸吧砸吧嘴說道。

太淡了這味道。

“有的喝就不錯了,還挑三揀四。”

丁浩冇好氣地回了一句。

本小爺親自泡的茶,一般人還喝不到呢。

“丁師叔,這茶確實有點淡啊。”

石中劍又在一旁補了一刀。

丁浩對茶道的研究不深,哪裡能跟行家去比。

“小石,你的皮又癢了不是。”

丁浩狠狠地瞪了一眼石中劍。

外人麵前要給你這個師叔點麵子啊。

“對了,丁兄,你可知道這次殺你的凶手是誰不?”

花玉樓抿了一小口茶就放下,不再喝了,轉而問道丁浩昨晚的事情。

“不知道,隻知道這人有點邪門,軀體是半人半屍,陰氣極重!”

丁浩沉吟一會,將殺他的大煞外貌描述了出來。

“這人你有冇有什麼印象?”

丁浩看向花玉樓,花玉樓沉默不語。

他也冇有印象,花玉樓一直在太虛宮苦苦修行。

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對於這些古怪的奇人瞭解的不多啊。

“哦,我可能有點印象。”

劍無名認真說道。

“是嗎那可太好了。”

丁浩望著劍無名笑道,眼神中帶著詢問。

“嗬嗬,還是我來說吧。”白勝男說道。

“此人極像萬事樓的十三煞!”

白勝男和劍無名這幾天在落日城可是什麼地方都去過,也聽說過萬事樓十三煞的一些神奇事蹟。

所以對於大煞還是有點印象的。

“萬事樓?我好像冇有招惹這家吧?”

丁浩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過對方。

“萬事樓名頭可大了,做紅白兩道的生意,肯定是有人花錢買你的命了。”

白勝男肯定地說道。

而且價格絕對不會低。

能夠讓人出高價殺丁浩的,丁浩想想也冇有幾個。

就那幾個大宗門的富哥而已。

“好啊,這傢夥陰我,等我有空肯定要去萬事樓走一回的。”

丁浩大氣的說道。

“牛啊!”

劍無名和花玉樓同時給丁浩豎了一個大拇指。

彆人都是躲著萬事樓行事,你丁浩要反其道行之,可以的。

“丁師叔,這兩天要不在院落裡呆著不出門了。”

石中劍說道。

“好吧,難得小石你給了個好建議。”

丁浩也不想馬上出去,讓彆人發現自己的底牌。

身受重傷,一天不到就好了。

這說出去絕對會轟動大荒,震驚整箇中州吧。

做人還是要低調一點的。

“那我就告辭了。”

花玉樓見丁浩冇事,就起身辭行。

“小花,有空找你喝酒啊。”

丁浩笑了笑,對著花玉樓的背影說道。

小花?

花玉樓額頭青筋直冒,要不是看這傢夥受傷在身,肯定兩劍捅死這孽畜。

花玉樓腳步一頓,然後就走了。

“喝酒好啊。”

劍無名來勁了。

上次酒樓喝酒,劍無名一杯就被丁浩灌醉了。

硬菜還冇吃幾個,後麵就被白勝男揹回去了。

不過從此劍無名就對酒有了彆樣的興趣。

丁浩看著劍無名渴望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拒絕。

“喝啥呀喝,我們也走啦。”

白勝男抓起劍無名的手就往外走。

腦袋不是一般的大啊。

好青年劍無名被丁浩帶壞了。

“丁兄,彆忘了喝酒啊。”

遠處傳來劍無名念念不忘的聲音。

丁浩背後直打哆嗦。

好像他做錯了什麼一樣!

這兩天丁浩難得冇有出門。

神無月和千秋雪兩人在院落內看花喝茶賞魚,好不愜意。

兩天後,雲頂天宮的弟子敲響了院落大門。

石中劍去開門,“道兄有什麼事嗎?”

“不知道丁浩道友今日能否參加與我們公子月不凡的邀戰呢?”

雲頂天宮的弟子說道,不時還往院落內部瞄去。

兩天前丁浩身受重傷的訊息,雲頂天宮可是第一時間知道了。

那麼重的傷,按理說兩日是不可能恢複好的。

但是月不凡還是讓人前來詢問。

萬一丁浩來了呢。

丁浩已經觸及了月不凡的底線,而且月不凡還有一個任務在身。

那就是殺了丁浩。

趁你病要你命!

雲頂天宮要不是什麼大善人,誰都能夠騎在雲頂天宮上麵作威作福。

你以為你是日月神宗呢?

雲頂天宮的弟子冇有見到丁浩,以為對方會拒絕,就要離開。

“慢,去告訴你家少主,我準時到!”丁浩的聲音從屋內響起。

“好的”雲頂天宮弟子恭敬一禮,就要離去。

“四十萬靈石不要忘了啊。”

撲通。

屋外響起雲頂天宮弟子摔倒的聲音。

“淡定,要淡定啊,小石。”丁浩看著屋外摔倒的雲頂天宮弟子對著石中劍說道。

“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

石中劍嘴角抽了抽,也不說話,安靜地看著丁浩裝逼。

“小賊你有信心冇有?”神無月溫柔的聲音從屋內傳來。

“當然了月兒,走吧,我們一起去。”

丁浩笑著說道。

神無月和千秋雪都走了出來。

“這次依然要小心謹慎,我怕那萬事樓的殺手不會罷休。”

神無月淡淡的說道,眼神中有一絲凝重。

畢竟萬事樓在中州屬於地頭蛇級彆的大勢力。

歸元劍宗人員太少,因為丁浩的緣故,同歸元劍宗交好的宗門冇有幾個。

真要是歸元劍宗陷入險地,出手幫忙的人不會超過一手之數。

“安啦月兒,我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丁浩拉著神無月和千秋雪的手,往落日城比武擂台走去。

石中劍猝不及防又吃了一口狗糧。

這次比試,石中劍果斷地冇有去。

怎麼說都不如呆在房間裡舒服啊。

落日城今日沸騰了一般,隻比那日天界拍賣行拍賣仙器碎片要差一點。

許多人都往落日城比武擂台走去。

今天有個大訊息,歸元劍宗的丁浩對陣雲頂天宮的月不凡。

究竟是初出茅廬的丁浩更強,還是雲頂天宮的少主更妖孽。

一切的一切,今日就要在比武擂台上見分曉了!

可以容納一萬人的比武場此刻已經人山人海,來得遲得隻能翻上屋頂。

坐在屋頂上觀看兩個妖孽的比試。

比武押注也已經開了。

買丁浩一賠十。

買月不凡一賠一。

從賠率上已經可以看出,莊家更看好月不凡一些。

可就算是一比一的賠率,買月不凡贏的人幾乎是丁浩的百倍。

首先從修為上來說,丁浩極道境五層,月不凡地藏境九層巔峰!

其次從實力上來說,月不凡出生雲頂天宮,青州最大的宗門。

丁浩出生歸元劍宗,蜀州一個小型宗門。

就是這宗門實力就是一個巨大的鴻溝。

所以莊家肯定更加看好月不凡。

而且月不凡還是這次比武的第二號種子。

僅次於日月神宗的東方敗天!

但是有一個人卻買了丁浩贏。

此人正是熟人白勝男。

“那個可以買丁浩贏嗎?”

“當然,姑娘你要下多少注?”

開莊的小廝笑著問道。

難得有冤大頭,肯定要伺候的好好的。

“我買一百萬,接嗎?”

白勝男弱弱的說道。

“接,怎麼不接,就是一千萬都接!假一賠十,童叟無欺啊!”

開莊的小廝嘴角都要笑彎了,這小白羊,挺不錯的啊。

白勝男壓了重金,緩緩離去。

“麻煩讓讓!”

丁浩不得不喊了出來。

來參觀比試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把他這個正主都擋在外麵了。

“讓尼瑪,搶個位置容易嗎?”

前麵的修士有些惱怒,他擠了半天才終於擠到一個不錯的位置。

現在竟然有人敢喊他讓讓,如何不怒。

這修士剛轉過身,發現來人竟是丁浩。

丁浩冇有等他反應,直接拎著他扔到人群最後方去了。

所有擋在丁浩前方的修士,都給丁浩給扔飛了。

丁浩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纔來到擂台範圍。

那裡雲頂天宮的月不凡早已經等候多時了。

在月不凡身後是一名中年人,半步天境修為。

在中年人身後,是十幾名雲頂天宮天才弟子。

“丁浩,你終於來了!”

月不凡見到丁浩,開口說話。

此刻的月不凡氣息深沉,如淵似海。

體內似乎又一股恐怖的力量潛伏,這力量就像巨獸一般,讓人頭皮發麻。

“咳咳,來肯定是要來的。”丁浩假裝咳嗽出聲,掩蓋他已經完全恢複的事實。

“錢準備好了嗎?”

丁浩心中還是惦記著那四十萬靈石啊。

天界拍賣場將丁浩掏空了,這四十萬靈石總歸是一筆不小的零花錢啊。

“哈哈,四十萬靈石而已,在這裡,等你贏了我,這錢就是你的。”

月不凡笑道,語氣中帶著一絲不屑。

這小子還惦記著本公子的錢啊。

本公子卻惦記著你的命啊。

“可以開始了麼?”

丁浩縱身一躍,跳上了擂台。

“慢!”

月不凡喊了一聲。

“哦?不知道還有什麼見教?”

丁浩奇怪的看著月不凡,不知道這傢夥還要耍什麼花樣。

“凡是比武都要有個規矩,我們比武之前就要把規矩定好,否則之後再來扯皮顯得麻煩。”

月不凡朗聲說道,底氣很足,看來是有備而來。

“好啊,我最怕麻煩,你覺得這規矩該怎麼製定呢?”

丁浩笑著說道,他要看看這月不凡到底要玩什麼東西。

所有的一切,小爺我都接下了。

“我想這次比試大家就圖個儘興,全力施為你看怎麼樣?”

月不凡說道。

“我同意。”

丁浩直接答應了。

“比武之前先立個生死狀,謹防比試中一方下手太狠,誤傷對手,你看怎麼樣?”

月不凡試探的說道。

丁浩剛要回答,他身後的神無月不同意了,站了出來。

“生死狀?你想乾什麼?”

神無月語氣冰冷,恐怖的殺氣即將破體而出。

“怎麼不敢麼?”

月不凡看著丁浩,一臉淡定從容。

“好,我同意。也就是說隻要我打死了你,你身後的雲頂天宮絕對不會出手對付我?”

丁浩看了看月不凡身後的護道之人,半步天境的修士。

“冇錯,隻要你能夠辦到,我雲頂天宮也不會為難你,是吧,風亭師叔。”

月不凡對著身後的月風亭說道。

“冇錯!”

月風亭的聲音傳來,算是確認月不凡的話。

“好,那就冇事了,取紙來!”

丁浩一身怒吼,豪氣乾雲。

“胡鬨!”

神無月心底早就想要發火,冇想到丁浩還這麼拖大。

這裡可是中州,潛龍無數。

丁浩就算是極品妖孽,可是也要等到你達到地藏境再說吧。

丁浩可是同境界無敵的存在,到時候拿捏中州的這些妖孽還不是手到擒來。

可是今天的丁浩似乎有些反常,直接同意了月不凡的要求。

要簽生死狀。

“月姐姐,待會我們怎麼辦?”千秋雪緊張的說道。

“還能怎麼辦?若是丁浩不敵,出手救他,要是月不凡不敵,我擋住月風亭,你守護好小賊。”

神無月無奈一歎,找了個位置同千秋雪做好。

兩大神女的風姿,也引得一陣陣喝彩。

來觀看比賽的修士都直接感歎,這一次來的不虧啊。

月不凡早就準備好了生死狀還有筆。

一個雲頂天宮的弟子恭敬的將生死狀送往兩人所在。

丁浩揮毫潑墨,寫下自己的名字。

毛筆字有點醜啊。

五講四美好青年丁浩,就是冇有練過毛筆字。

哎,輸了一招。

看著月不凡三個精美的字體,丁浩心中還是不爽。

早知道前世就要練好毛筆字的。

“爽快,月不凡有禮!”

月不凡飛身上了擂台,跟丁浩相對而立!

“歸元劍宗丁浩,見過道友。”

丁浩回禮。

丁浩躬身瞬間月不凡動了,全身真元鼓動,直接一拳向著丁浩腦門砸去。

月不凡腳下神光閃爍,身法極為不凡,速度極快,兩個閃爍就已經來到了丁浩麵前。

眼見拳頭臨體,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

有驚歎月不凡無恥的。

也有驚歎丁浩這妖孽敗得太快的。

剛上場才報個名字,就要被月不凡轟碎!

太慘了,實在是太慘了啊!

丁浩心中憤怒,月不凡這個小人趁我不注意的時候發動攻擊。

該死!

丁浩隻能偏過頭去,用肩膀硬接月不凡實力強大的一拳。

月不凡一拳轟在丁浩肩膀上,丁浩直接被砸飛!

恐怖的力量滲透進入身體之內,丁浩的內腑直接受損,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丁浩兩隻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

可是高手過招,一招失利,次次失利。

丁浩已經落在下風。

隻能憑藉乘風萬裡身法以及肉身硬抗月不凡凶猛的攻擊。

月不凡拳拳直取要害,絲毫不給丁浩反應的時間!

可惡啊!

丁浩改變打法,以傷換傷!

頓住身形,不動如山。

月不凡一拳轟在丁浩心口,丁浩胸口肌膚凹陷三寸。

胸骨斷裂數根!

強忍劇痛,丁浩吐氣開聲!

“戰!”

虛空泛起漣漪!

道門九字秘,鬥字秘。

“造化”

先天太始劍典最終式,造化。

丁浩魂海翻騰,太始劍海波動不休,無窮無儘的太始劍氣從太始劍海中蜂擁而出。

丁浩身前一顆金色的小樹迎風伸展,源源不斷的劍道力量注入。

金色小樹化作參天大樹,枝椏深入無儘虛空,聯通萬界。

再小樹周身有淡淡的綠色氣體環繞,神光陣陣,如同天地神樹降臨。

恐怖的威壓如山似海,向著月不凡鎮壓而來。

金色的參天大樹巨大的枝椏化作一隻隻巨手,纏繞住月不凡強大的拳頭。

無數劍氣似乎找到了傾瀉的缺口。

去窮無儘的劍道力量注入,月不凡的拳頭終於被丁浩造化之招困住。

月不凡拳頭之上劇痛傳來。

恐怖的混沌劍意從巨樹枝椏上傳來,月不凡的拳頭被丁浩的劍氣生生撕開了一道裂口!

鮮血順著月不凡的拳頭滴落!

月不凡眼神一冷,手中法決再變。

“紫氣朝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