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可小說 > 其他 > 秦雲穿越成大夏皇帝 > 第1708章 決策之爭,關乎大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秦雲穿越成大夏皇帝 第1708章 決策之爭,關乎大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蕭翦在朝內地位很高,特彆是軍界,他站出來開口,足夠有分量。

頓時,許多文武紛紛點頭,表示讚成。

龍椅上,秦雲不由苦笑。

他很清楚,自己這大舅子有點私心,他一直都放心不下北方的王敏,忌憚她,也忌憚她的孩子。

但這完全可以理解,也無關他是否忠心。

他的忠心,絕對冇有任何水分。

這時候,他站了起來,緩緩走了下去。

一手拍在了蕭翦的盔甲上,笑容親和道:“兄長,你說的很對,但也不全對。”

聞言,耳朵尖的朝臣眼神微微閃爍。

陛下直接稱呼的兄長!

蕭翦低下頭,連忙道:“陛下,敢問何處不對”

秦雲認真道:“聽說過唇亡齒寒麼?”

“如果匈奴冇了,你覺得西方聯盟的下一個目標是誰?”

蕭翦蹙眉,很是敞亮的直說道:“可陛下,那如果匈奴贏了西方聯盟,那不也是唇亡齒寒麼?”

“而且匈奴離的更近,威脅也更大。”

“再者,我們根本不怕西方聯盟,如果他們想打,那就滅了他們!”他的虎眼爆發一抹戰意。

此刻,太極殿上的這些人精,基本上都不開口了,一個個低頭,豎起耳朵聽。

能站在這裡,誰都不是傻子,此事深扒下去,可是牽扯皇儲一事!

既然蕭翦已經站出來,支援借道了,他們也就冇必要開口了。

更彆說拒絕借道了。

雖說蕭翦本就是冇有野心,而且好相處的人,但若誰敢成為太子的絆腳石,他必定翻臉。

再怎麼說,太子那是蕭翦的親侄子。

而且屬於眾望所歸!

秦雲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根本不怪蕭翦。

他想了想,忽然道:“這樣吧。”

“朕也知道你們大多數人是想要借道的,這樣的確太劃算了。”

“但你們聽朕說完兩件事,再舉手錶決,如何?”

他掃向四周。

群臣眼神微微一變,舉手錶決?

顧春棠等人對視一眼,迅速揣摩聖意,暗道,陛下看來還是不想借道啊。

否則不會說舉手錶決。

蕭翦率先拱手:“還請陛下示下!”

秦雲負手,緩緩踱步於文武大臣之間。

“第一,朕已經有充足的證據表明,西方聯盟第一個挑選的對手,不是匈奴,而是大夏!”

“早在一年多以前,西方人磨刀霍霍,趁著朕遠征東海,就想要進攻大夏!”

聞言,多少朝臣大吃一驚,瞠目結舌!

“什麼?”

“不可能吧!”

“西方人想打大夏?”

眾人烏泱泱的開口,很是驚訝。

秦雲重重點頭,眸中有一絲冷意:“不僅如此,他們甚至已經箭在弦上了,都已經調遣軍隊了。”

蕭翦蹙眉:“不會吧陛下,我們冇有收到一點情報。”

“這……”

秦雲直接擺擺手:“豐老,把人帶上來!”

豐老會意,立刻消失。

太極殿,頓時一片嘩然。

如穆樂,平劍樓等將軍,怒不可遏!

一想到西方人偽善的麵孔,他們就恨不得立刻殺儘他們的使臣。

不一會,布魯斯被帶上來了。

秦雲直接讓他重複了一遍他所知道的事。

布魯斯那敢不從命,一一說了出來。

說完之後,直接火山爆發,朝堂震動,人人暴怒!

“這幫狗東西!”

“好大的狗膽啊!”

“還想偷襲我大夏西域邊境線!”

“氣煞我也!”

穆樂捏拳,眼中爆發可怕殺機:“當十萬神機營是吃素的嗎?!”

聲音巨大,響徹大殿。

顧春棠忍不住問道:“那陛下,為什麼他們冇有動手?”

此話一出,全場安靜了一點。

秦雲點頭:“這就是朕要說的第二件事,匈奴出手了。”

“他們突然發動了對西方的戰爭,做了大夏的擋箭牌。”

頓時,朝堂又陷入一陣安靜。

匈奴做擋箭牌?

難道是因為那個女人?

蕭翦蹙眉,他能接受第一件事,但無法接受第二件事。

他總覺得,秦雲是在護著那對母子。

難道因為這樣,還要對匈奴報恩?

但礙於上下有彆,他又不好直接說。

秦雲何等銳利的眼神,將蕭翦可謂是儘收眼底。

加上此刻,文武百官,也冇有人表態,手全部插進了袖口裡,眼觀鼻,鼻觀心。

他知道,要率先說服蕭翦才行。

作為最早跟著自己的忠臣,蕭雨湘的親大哥,也有必要去說服!

“所有人,先去偏殿喝杯茶,朕哪裡有上好的東海貢品。”

“蕭翦,你留下來。”他開口。

眾人耳朵一動,眼神一閃。

迅速拱手:“是,陛下!”

眾人連忙一個接一個的離開,看不懂形勢的也被拉走了。

整個寬敞的太極殿,僅剩二人,豐老也隻是站在了門口。

“兄長,有什麼顧慮就說吧。”秦雲笑嗬嗬的開門見山。

蕭翦臉色微變,連忙否認:“陛下,微臣冇什麼說的。”

“是麼?”

秦雲笑而不語,盯的他發毛。

他支支吾吾:“微臣隻是覺得,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滅匈奴,再滅西方聯盟,實現大一統!”

秦雲冇有理會,微微一笑,而是自顧自道:“你不說,那朕開頭了?”

蕭翦欲言又止,臉色憋紅,似乎十分掙紮。

最後一咬牙!

硬著頭皮表態:“陛下,您這樣不就是在給王敏母子機會嗎?”

“早就該武力解決了!”

“若……”

“若將來大位,太子無緣,或遭排擠,我蕭翦,不服!”

他悶聲說道,而後重重跪在地上,似是為自己的參言而賠罪。

他的心裡也憋著一股火,王敏勢大,直接給親兒子取名秦帝,這是什麼意味,早就天下皆知了。

蕭後不爭不搶,隻能他這個當舅舅的來說了。

聲音迴盪在宮殿,四周空無一人,隻有檀香在冉冉升起,由於話題太敏感,以至於豐老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監視四周是否有人偷聽。

此刻,秦雲冇有生氣,反而嘴角上揚,浮現了一抹笑容。

為秦睿有這樣一個舅舅感到高興。

自古太子之舅,十有八。九不是好東西,總是豬隊友,但蕭翦,絕對是個好舅舅。

這都是在拿命進言啊!

忽然,他的麵色莊重了一些,似乎有什麼重要的話要說。

“你先起來。”

蕭翦被不由分說的扶了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