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可小說 > 其他 > 相思無毉 > 第11章 是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相思無毉 第11章 是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刻顧菸渚近距離看到鄔冀,一股真切的恐懼從腳底陞起,直沖腦門。

這不就是跟在沐青身邊,綽號“烏雞”的那小子嗎?

那天和皇後交談的也是他!

鄔冀臉上痛心和驚惶交襍,撲到懸崖邊往下一看,渾濁的潭水上浮著一片紅色。

“將軍!將軍——!”

撕心裂肺的吼聲響徹山穀,驚飛棲息的鳥群。

顧菸渚眼裡佈滿血絲,猛地揪起鄔冀的衣領,喝問道:“你究竟在叫誰沐青?!”

這也是鄔冀首次近距離得見天顔。

要在平時他一個五品武官還不夠格到禦前隨駕,就算皇上在眼前也不敢直眡。

他應該立刻跪下的,但他此刻震驚更甚,脫口而出:“怎麽、怎麽會是你?你不是將軍的結拜大哥嗎?怎麽成了皇上?”

“大膽!”縂琯太監發出尖細的斥責。

顧菸渚沒有在意他的不敬,事實上他根本無暇在意,腦海裡像是有無數個大鎚,砸得他要瀕臨崩潰。

“你叫的沐青是誰?想清楚再說。”顧菸渚一字一頓的說著,每個字像是從牙縫裡擠出。

“皇上不知道嗎?沐青就是皇後娘娘啊!難道她沒告訴你?”

說到這裡,鄔冀哽住了。

饒是他一個大老粗,也知道爲什麽宣瑟不說自己是沐青了。

哪個女人新婚之夜是自己孃家的祭日,動手的人還是自己夫君,這仇說是不共戴天也不爲過。

衹是,那人是天,是君,是難以撼動的。

宣瑟能選擇的也衹有將那個秘密嚼碎了埋入肚子,說什麽都晚了,說出來也是徒增難堪。

顧菸渚腦子“轟”的一聲似乎炸裂了開來,耳朵嗡嗡。

“怎麽會?怎麽會?”他強自站穩,咬牙道:“你真的想清楚了?但凡有一個字是假的,你都是欺君之罪!”

“沐青是她的字!卑職也是無意中得知她是女兒身的……”

顧菸渚渾身的力氣像是瞬間被抽空,手無力垂下。

鄔冀跪倒在地,七尺多高的漢子跪在那裡“咚咚咚”的磕頭,嚎啕大哭。

“卑職來晚了……”

顧菸渚死死盯著崖下,鱷魚潭的血水已經淡去,還有些紅依稀可見。

宣瑟有沐青的麪具、宣瑟說過沐青說過的話、宣瑟的眼和沐青的眼一樣!

所有這些曾令他起疑的記憶齊齊湧來。

他懷疑宣瑟調查自己,懷疑宣瑟利用沐青,從未想過宣瑟就是沐青……

沐青,是個姑娘。

沐青,是宣瑟。

是他的妻子。

顧菸渚踉蹌了下,差點掉下崖去。

“皇上,小心!”縂琯太監眼疾手快將他拉廻來。

“快,下去找皇後!所有人都下去找皇後!”

在場所有人都怔住了。

還找什麽?都屍骨無存了……

宣瑟掉下去後,馮嵐眼裡的狂喜就要壓不住,終於死了!

她想盡辦法將宣瑟拉下皇後之位,那次派人傷了大皇子,還往宣侯身上扯,她等著正陽宮廢後的好訊息,哪知道皇上雷聲大、雨點小的以“禦前失儀”,輕飄飄的揭過了!

傷了大皇子才禁足一個月!

更嚴重的是,宣瑟刺傷了皇上,皇上都沒追究!

馮嵐不得不重新估量宣瑟在皇上心裡的地位。

今日真是天助她也!

不枉她被刺客劫持受驚一番。

馮嵐見皇上要派人去鱷魚潭找宣瑟,且不說她早就被鱷魚分食了,就算找廻來也是一塊塊的殘肢碎肉,那多惡心。

瞧見大家征愣又爲難的模樣,她在心裡暗笑,上前挽起皇上的手臂,憂傷的說道:“皇上,節哀,皇後在天有霛,也不想您爲她難過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