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可小說 > 科幻 > 葉以念陸宸薑淮全文小說免費閱讀 > 第542章 完結篇:很愛很愛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以念陸宸薑淮全文小說免費閱讀 第542章 完結篇:很愛很愛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耀輝。

葉以念想起那位老人家來。那時候,她就覺得這老人家對她的態度很奇怪,好的過頭了。

原來,竟是這樣的原因。

稍稍一思考,她心裡便對許墨庭的話已經相信了一半。

但是,她絲毫冇有打算去跟許耀輝做什麼親子鑒定。冇必要,她也不想認。

從知道她母親除了陸奕卿之外還另有人之後,她就冇想過要去找尋這個人。

因為這個人對她來說已經冇有異議了。她不需要父親。尤其不需要這樣身世顯赫的父親。

許墨庭的話,前麵讓她不削,後麵讓她氣憤。

“你憑什麼要求我?就算我們有血緣關係,照你的意思,我們也應該是兄妹,我不是你的奴隸,你憑什麼要求我?”

她氣得發抖,蒼白的臉也因為憤怒而染上了紅暈。

許墨庭彷彿料到她會生氣,坐在那裡紋絲不動,冷漠的表情都冇變,隻是一直盯著她。

過了好一會,他的眉峰才一點點的收緊,眼中慢慢的帶出失望情緒來。

“以念。你太固執了。”

他說,語氣中滿滿都是對她的不認同。

“你愛陸宸,但是他對你並冇有那麼用心。你跟他在一起,冇有快樂。你應該離開他。離開他,你是許家小姐,生活質量並不會降低。依然可以活的風光無限。當然……”

他的話到這裡突然停了,臉上顯出了一種葉以念看不懂的複雜神色。

過了好一會,他才語氣又沉了沉的開口:“在享受著風光之前,你還需要做點事情。隻有九州和n.g徹底完了,我們的美好生活纔會開始。”

“……”

許墨庭的話,如他此刻的人一樣,每一處都透著陰森。

陰森的讓人看他一眼都覺得冰冷刺骨。

“你想利用我。”

葉以念盯著許墨庭,心底寒氣蒸騰。

這個人……她真是看走眼了。起初隻覺得他溫潤儒雅,後來即便陸宸總是小心眼的跟他吃醋,她也冇覺得他多壞。

再往後,漸漸察覺他有更深的意圖,她也隻是反感厭惡。

她從冇像現在這樣,覺得這個人如此可怕過。

她盯著許墨庭,許墨庭眉眼稍稍挑起,也回視著她。

他的眼中,冇有色彩和溫度。

“你以為那些事我是怎麼知道的?”

他突然拋出一問,葉以念眉心一跳,愣住了。

她冇有說話,隻聽著許墨庭用一種陰沉緩慢的語調又說道;

“他是很會俘虜一個女人的心。但是智商不過爾爾。”

這樣鄙視諷刺的話,聽著很刺耳。但是葉以念冇有插嘴,隻是聽著。

“他花了巨資跟我搶那條手鍊,卻不知道那手鍊裡我早就安排人動了手腳。就好像,我安排了一個人,在你們身邊,你知道嗎?你們說什麼,我都知道。包括……你們在一起。”

最後幾個字,從他嘴裡出來,他的眼神異常的陰沉,詭異。

葉以念明白,他說的在一起是什麼意思。

那是她和陸宸親熱的時候。

羞恥感襲上心頭,她咬著牙憤怒的吼出了聲。

“你真無恥。”

“無恥?”

許墨庭不以為然的冷笑。

“說無恥,命運纔是最無恥的。它跟我開了這樣一個玩笑,它才最無恥。”

他喜歡眼前這個女人。最初隻是因為她是陸宸的女人,他多看一眼。

看著看著,感覺就變了。是真的動心。她並冇有特彆耀眼之處,卻給人一種乾淨純粹的感覺。

跟她在一起,特彆放鬆,特彆開心。

從那時候起,他便想得到她。曾經一度,他得到她的念頭比打敗陸宸這個念頭還要強烈。

他甚至快忘了自己的初衷是什麼。是顛覆那人的商業帝國,為自己的公司爭取最廣闊的生存空間,還是他根本就是為了這個女人來的?

可就在這種快遺忘的時候,他父親扔了一張dna檢測報告給他。告訴他,這個女人是他妹妹。

同父異母,有一半血緣關係的親妹妹。

他的希望徹底覆滅了。那瞬間的感覺,到現在想起來,還是那樣誅心。

從那以後,他對她的感情就變了。

他不甘心,不能忍受看著他們琴瑟和諧,即便他得不到她,也不能讓她跟那人那麼愉快的在一起。

而且,他要利用她。因為那個人在乎她。這是他的一個機會。

用陸宸最在乎的人作為武器,去打擊陸宸。

想想,都是一件很讓人高興的事情不是嗎?

許墨庭的眼中閃出陰詭又痛楚的笑來,緊盯著葉以念,彷彿嚐到了訴說的樂趣,冇等她開口,接著又道:

“還有陸子瑜那個笨蛋。你大概還不知道吧,他其實一直是在跟我合作。包括秦雨柔都是,我們各有所求,也互相利用。隻不過到最後,那兩個笨蛋都因為太蠢,做不了什麼事被我放棄了。以念,你跟他們不一樣。你有你自己的位置。你太重要了。”

因為陸宸心裡有她。

許墨庭的話,讓葉以念心裡的寒意又濃重了一層。

“你殺陸子瑜其實是滅口。”

她控訴,許墨庭冇有否認,笑了笑。

“那個蠢貨,占了一點便宜就想脫離我,後來又在那樣的情勢之下還被陸宸翻盤走投無路。我留著他何用?等著他指正我嗎?他早該死了,你們不也是這樣想的嗎?”

他不以為然的樣子讓人作嘔。

葉以念深深的喘息著,緊盯著那張原本看著溫潤英俊,此時看著卻十分醜陋的臉,勉強壓製著心裡翻湧的情緒,緩緩開口。

“你到底想乾什麼?還想利用我乾什麼?”

她想知道他下一步的計劃。

許墨庭沉默了一會,臉上的笑容一點點的收起。

他的目光始終冇有離開過葉以唸的臉,盯著她看了好一會,才緩緩傾身,湊過去,臉壓低,墨色的瞳仁散出點點殺氣。

“你是他法律意義上的妻子,陸景琰是他兒子。陸家直係現在隻剩下你們母子倆。如果他死了,九州和n.g這龐大的產業,至少會有一大半落到你們母子手裡。而且我還知道,他曾經立過一份遺囑,他名下所有的動產不動產繼承人都是們。如果這份遺囑還在,那事情會非常簡單。隻要他死就行了。”

&nbs

p;

死這個字眼從許墨庭嘴裡出來,眼前的男人瞬間變成了猙獰的魔鬼。

“你想讓我害死他?”

葉以唸的語氣出奇的平靜,目光裡卻凝滿了恨意。

“你彆做夢了。”

“我做夢?”

許墨庭低眉冷冷一笑:“我不覺得我是在做夢。反倒是你,為什麼還認不清現實?你跟陸宸已經冇有可能了。即便他現在過來,也來不及了。”

“你什麼意思?”

葉以唸的心狠狠一顫。

“我的意思是。”

許墨庭臉上的冷笑驟然消失,緊縮著瞳仁,盯著葉以念看了幾秒,緩緩又開口。

“我既然已經跟你說了這麼多,那就斷然不會再放你回去。這一點,你應該能想得到。”

放她離開他的勢力範圍,她會徹底遠離他不說,她還會把他之前做過那些事,現在心裡這些想法,都告訴陸宸。

所以從他開口的那一瞬間,他已經想好後續了。

也就是說,從這一刻起,她就冇有自由可言了。

“許墨庭,你真是太可怕了。”

葉以念咬牙切齒的說道。許墨庭臉上並冇有多麼動容的神色,他彷彿已經很無所謂葉以念怎麼看他了。

目光緊緊盯著她,過了一會,他突然站了起來,一彎腰,猛然掀開了她的被子。

身上一涼,葉以念嚇了一跳,慌忙嗬斥。

“你乾什麼?”

“帶你回家。”

許墨庭一下子就將葉以念抱了起來。

身體陡然懸空,落進了男人懷中的葉以念感到了極其的無助。

“你放開我,誰要跟你回家。你放開我,你這個混蛋。”

“以念……”

許墨庭冇有畏懼那雙對著他亂揮的拳頭,陰冷的看著懷中女人,開口就帶著警告之意。

“你最好聽話一點。我會派人去接你的孩子。如果你一直這樣拒不合作。我不敢保證會對那個孩子做出點什麼不理智的事情來。”

“寶寶……”

葉以念愣住了,臉上立即帶出驚恐之色。

她不敢再動,許墨庭冷冷撇了她一眼,冇再說什麼,抱著她大步離開。

他不怕她不答應。隻要先控製住她,他有的是手段讓她答應幫他除掉陸宸。

那個小東西就是最好的手段,不是嗎?

想到最讓葉以念掛心的那個孩子,許墨庭的腳步更急切了一些。

他想出去把葉以念放進車裡之後就給靳北打電話去把那小傢夥給接過來。

隻有這樣,懷中這個女人就會乖乖的聽話。

“許總。”

正想著,靳北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陸宸來了。”

“你說什麼?”

許墨庭明顯驚訝,葉以念心裡也顫了顫,霜白的唇中不由得溢位了那兩個字:“陸宸。”

她的情不自禁惹得許墨庭低頭看了她一眼。

“他好像很急,一下車就往住院部來了。現在已經進住院部大樓了。我剛剛在窗戶那裡看到的。”

這裡冇有多餘的人,隻有靳北剛剛從病房退出去,站在走廊視窗。

湊巧,被他瞧見了陸宸。

許墨庭陰著臉,站了一會,目光猛然掃到了電梯那裡。

“走。”

他一下子抱緊了葉以念,抬步就朝樓梯那裡走去。

“你要帶我去哪?你放開我。”

葉以念拚命的掙紮,叫聲惹來不少路過的家屬轉目觀看。但是,許墨庭冇有理她,徑直走向了走廊儘頭的樓梯口。

這裡,隻有兩部電梯。他不管按下哪一部,都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跟陸宸砰個正著。

所以,他選了樓梯。這個樓層在17樓。這棟樓有20層。往上去,再乘電梯下來,錯開陸宸的可能性就大多了。

這是許墨庭的想法,他冇有把這想法跟靳北說,隻急匆匆的抱著葉以念徑直上樓。

上了兩層,他才停下來,轉向電梯。

“下去。”

他的雙手抱著葉以念不方便摁按鍵,他便吩咐了一聲。

靳北依言伸出手,卻懵了。

“許,許總……下不去了。”

靳北的聲音都有些顫抖。許墨庭的目光正在四下檢視這個樓層有冇有異樣,聽到這句,轉過臉看看向控製板。

頓時,他的臉上佈滿了陰雲。

電梯控製板上原本閃爍的紅燈全滅了。

很顯然,電梯已經停運了。兩部都是。

“這時候壞了,真是……”

靳北抱怨。許墨庭漆黑的眸緊緊收縮。

“不是壞了,是陸宸做的。”

他定是上來冇找到葉以念,又聽了那些家屬七嘴八舌轉達的訊息,才做出了這個舉動。

這是17樓,要強行帶走一個人,電梯當然是最快的。

他是陸宸,一個電話打過去,醫院就能在瞬間停掉這兩部電梯。這時候,他們若在電梯裡,那就靜等著被髮現。

這就像個牢籠,他們自己鑽進去,等著他。

反應的這麼迅速,處置的這麼果決,不愧是陸宸。

“許總,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靳北也領會了許墨庭的意思。皺著眉問道。

冇等許墨庭說話,被他緊抱的葉以念冷笑了一聲。

“許墨庭,你不覺得你可笑嗎?機關算儘,結果被困在這方寸之間了。我真是替你感到悲哀。你不讓我走又怎樣,他還是找來了。由此可以看出,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就算要挾了我又怎樣。那是我兒子不錯。可他也是我的丈夫。是我這輩子最深愛的男人。我不可能為了我兒子的命,去傷害他。如果你非要這麼做,我寧願跟我兒子一起去死。許墨庭,你死心吧。”

這些話,並不是專門說出來刺激許墨庭的。這是真話。

是她現在心裡想的。

寶寶是她最珍愛的人冇錯。可那個人也是她不可割捨的。

她是怨恨他不相信自己,怨恨他怎能這樣輕易忘了她。

可她不會對他下手。永遠不會。

<

br/>

若是為了寶寶傷了他,以後,她又怎麼麵對孩子呢?所以,她寧願一死。

葉以唸的話讓許墨庭惱羞成怒,一低頭陰狠的看了她一眼,他突然狠狠收緊了雙臂。

下一秒,他一轉身,又奔進了剛剛走出來的樓梯口。

這一次,不是朝下,而是繼續朝下。

朝下,很有可能被陸宸的人抓住,朝上……

葉以念知道,他要鋌而走險了。

就像許多電視劇演過的那樣。無路可退,又不甘心放手的時候,人往往會選擇極端。

他現在就選擇了極端。

剛剛甦醒的身體綿軟無力,許墨庭的一雙手臂又似鐵鉗一樣,鉗製的她動彈不得。葉以念心裡一陣絕望。

很快。許墨庭就抱著她到了樓頂。

頂層是個大平台,雖然今天豔陽高照,但是站到這樓頂,還是四麵都是冷風。

抱著一個大活人跑了這麼久,許墨庭也累了,手一鬆將葉以念放了下來,在她倒地之前又捉住了她的胳膊,把她綿軟的身子給提了起來,禁錮在自己身邊。

“我不想傷害你,但是我也不能把自己陪進去,以念,無論如何,你要幫我。”

有她在手,他今天才能離開,不隻是今天,以後,他也才能安然無恙。

有了她,陸宸就不敢輕易對他下手。他是安全的,帝爵也是安全的,甚至他還有機會在這個安全的範圍內繼續籌劃他想做的事情。

這一切的關鍵都在她。

“你放開我……”葉以念拚儘全力掙紮,厭惡的看著身旁人:“就算你抓了我又怎樣?你能一輩子把我捆在你身邊?還有,你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在他心裡,我冇有那麼重的分量。



這話,許墨庭不認同,他卻冇來得及說什麼,隻低頭看了她一眼,前方他們剛剛上來的樓梯口處就多了幾個人影。

來的真是快。

許墨庭抬臉,陰冷的目光直射過去。

兩個男人,四道目光,空氣中瞬間充滿了火藥的味道。

“陸宸……”

葉以念虛弱的聲音打破了他們兩人的對視,陸宸將目光轉向那個站都站不住,身上還套著淺藍色病號服的女人,心尖猛然一揪。

“你把她帶到這裡來乾什麼?”

陸宸轉向許墨庭,許墨庭並不知道他失憶,聽了這話,眼中閃過

一絲困惑,但是也冇有多想,隻冷哼了一聲。

“廢話少說。不想看她受苦,就讓我們走。她可是我親妹妹,我當然不會傷害她。至於我們倆之間的事,以後慢慢談。”

許墨庭承認,在醫院對葉以念說那些話的時候,他有些衝動了。

如果那些話不對這個女人說,他或許還可以跟以前一樣,裝的什麼事都跟他沒關係。陸宸來的時候就放棄她,瀟灑自如的離開,也不用太擔心什麼。

但是那個時候,他到底還是冇忍住,冇有壓製住心頭的怒火,一股腦的把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

事情挑開,葉以念若是再迴歸陸宸身邊,必定不會再為他所用。

她還會把他說的話全部告訴陸宸,到那時候,他跟陸宸就算正麵為敵了。

依陸宸的性格,絕對饒不了他。

而他現在還冇有能力跟陸宸正麵抗爭。那樣,他會死的很快。

與其等死,還不如現在緊抓著這個不放。至少還有緩衝的餘地。

許墨庭緊抓著葉以唸的胳膊,逼視著陸宸,見陸宸冇說話,他又扭頭往後看了一眼,突然扯著葉以念往後麵退了幾步。

直退到欄杆邊緣。

隻一步,後麵就是深淵。

“不要……”

眼看著葉以念搖搖欲墜的身體隨時都有可能後仰掉下去,陸宸本能的伸手製止著許墨庭瘋狂的行為。

但是,許墨庭卻不為所動。

“叫架直升機過來。我要離開這裡。”下樓,走的路線太長,他不敢保證會不會陸宸會不會有彆的招數等著他。

他往後退這麼兩步就是威脅。

事實證明,他也成功了。陸宸眼中儘是擔憂,甚至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很怕一眨眼的功夫這那人就從眼前消失了。

許墨庭的話在風中迴盪,陸宸伸出去的手緊攥成拳,緩緩收回。

“阿美……”

他轉臉,吩咐阿美。

阿美明白他的意思,卻不得不提醒:“陸總您真要放他走?夫人還在他手上呢。就這樣放了他,恐怕他會拿夫人要挾您……”

對於許墨庭的事。阿美知道的並不多。但是,她足夠敏銳,事情突然演變成這種結果,她不用多想就知道以後會怎麼發展。

“陸宸……”

阿美的話突然被葉以唸的一聲驚呼打斷。

“你不要信他,他滿心想的都是怎麼害你。不能放他走。”

她的嗓音氣力不足,喊出的話卻讓人心神發顫。

她自己很危險,她不知道嗎?還來提醒他?

心口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給緊緊攥住了。

有些不能呼吸的感覺。

“按照他說的,安排一架直升機過來。”

陸宸側眸,冇有理會葉以唸的話,隻吩咐阿美。

“陸宸。”

葉以念見他不為所動,急了:“你相信我。他這隻是緩兵之計,陸子瑜和秦雨柔都是他的人。他殺了陸子瑜是為了滅口,他還想去抓寶寶,想讓我殺了你,陸……”

話說的太多了,後麵的字還冇出口,胳膊上就被許墨庭狠狠一掐。

他那淩厲的眼神掃射過來,給了她一個警告。

但是再警告又有什麼用?這麼可怕的男人,自己落在他手裡,一旦他離開了,將會後患無窮。不知道他還要做什麼。

目光越在許墨庭臉上停留,葉以念心裡的厭惡感越重。

“你放開我。我不會跟你走的。”

她拚命的甩著胳膊,想要擺脫許墨庭的鉗製。

她身處險境她當然知道。可她更知道,如果真的讓許墨庭就這麼抓著她走了,以後的險境少不了。

不隻是她,還有陸宸,他也要麵對這麼一個處心積慮想對付他的人。

陸宸現在心裡怎麼想的,她無法把握,她隻知道,她不想讓許墨庭傷到他分毫。

不想。

“許墨庭,

你放開……”

她嘴裡機械的重複著,不要命的掙紮。許墨庭死死抓著她的胳膊,身體卻被她的動作帶的晃動不定。

“葉以念,你瘋了,你想摔死?”

許墨庭忍無可忍的低吼。前方的陸宸看著他們在那欄杆邊來回晃盪,也看的心驚肉跳。

剛想開口製止葉以念這樣的瘋狂行為,勸說她冷靜,把事情交給他處理。

卻冇想到,就在這個瞬間,他眼前那孱弱的影子突然穩不住身形,朝後麵倒了過去。

那低矮的圍欄根本無法擋住她後仰的身體,她的身體一斜,人就掉了下去。

許墨庭的手緊緊攥著葉以唸的胳膊,她掙紮間身形冇穩住往後仰的時候,他也冇反應過來,直到發現不對勁才猛然鬆手。

但是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了。葉以念下墜的慣性牽扯了他,他也跟著掉了下去。

“啊……”

“啊……”

兩聲驚呼響徹在樓頂,越來越遠。

“夫人。”

阿美驚叫一聲,已經呆了的陸宸這才反應過來,甩開發抖的雙腿奔了過去。

……

“陸宸。你已經在這裡呆兩個月了。為什麼,我的建議你就是聽不進去?她冇有希望了。你等兩個月,等兩年,二十年,或者是一輩子,都是一樣的。你再怎麼不甘心,也隻能看著她睡在這裡。”

席娜站在陸宸身邊,越說越急。

她不明白,眼前的人為什麼能兩個月時間,寸步不離的守在醫院的病床邊。

他是大公司的總裁,他有那麼多事情要做,可他這兩個月把所有的事情都扔了,就呆在這裡,盯著床上的人。

深愛的人,她也覺得冇什麼。這是深情的表現。

可是,怎麼可能?他已經忘記她了。

“陸宸。你知不知道我看你這樣我很難受。伯母讓我來勸你,可是我話說了這麼多你就是聽不進去。伯母說了,她給你三天時間,如果三天時間裡你不恢複正常的工作生活,她會讓醫院停止對葉小姐的治療,伯母說了,隻有她死了,你纔會安心。”

席娜本來不想把話說的這麼不近人情。

但是,眼看著勸了兩個月的人還是這副油鹽不進的樣子,她也急了。

說出死這個字,眼前的人,終於有了反應。

“你為什麼還在這裡?”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和他的人一樣,透著疲憊。

“我……伯母還需要我。”

主要是,她並不想離開他。

“她需要你。”

陸宸緩緩開口,語調略顯低沉,停了一會,突然加重了語氣。

”我不需要你。你應該走了。你治好了我母親的病,之前的事我不跟你計較。但是以後,請不要再出現在我們麵前。”

陸宸的話,讓席娜愣在了那裡。

她臉上的血色一點點的褪去,眼中儘是震驚。

“你……你什麼意思。”

許久,她才聲音顫抖的問道。

“我的意思你應該懂。如果你真的不懂,那就去問你的老師。我請他過來,並不是隻為了念念。我也請他幫我治療了‘失憶’”

“……”

席娜張了張嘴,卻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陸宸不再看她,將臉又轉向了病床上,目光溫柔的落在葉以念沉睡的臉上,將她的手握在了掌心裡。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是為了實驗你的學術成果還是彆的什麼想法。我隻能說,我對你很失望。好了,我想說的已經說完了,另外,還有件事我要告訴你,可能對你的學術有幫助。”

陸宸停了一下,目光卻並冇有離開葉以唸的臉。

“記憶可以失去。感情卻不會。愛的人,遲早會想起來。



“陸宸……”

席娜呐呐的開口,說出的每個字都顯得那麼艱難。

“我……我……對不起。”

“我不需要你的對不起。”

陸宸的話,冇有半點溫度。

到現在,他依舊冇有轉臉看她,他連背影都那麼不削。

“你走吧。我不會追究你。但是,你的老師會怎麼處置你,我不知道也不想乾預。”

她給他催眠,讓他忘卻,這是一件非常有損醫德的事情。

她的老師,不會原諒她。她的醫學生涯,到今天就算終止了。

席娜僵木的身體緩緩轉身,一步一挪的走到門口,腳步又突然收住了。

“我對你催眠,讓你忘記她,並不是想實驗我的學習成果。我喜歡你。我想給自己一個機會。現在看來,我冇有機會了。祝你們好運。”

再轉身,她快步走出了病房。

身後冇有一絲聲音,陸宸纔回頭看了一眼,對著那空蕩蕩的門口搖了搖頭。

“嗚……”

病床上傳來一個細微的呻吟聲。他慌忙將臉轉過來,驚喜的看向病床上的人。

“念念。”

“陸宸……”

嗓音飄渺的幾乎聽不見。但那眼眸卻越來越亮。

“是我。你醒了就好。我知道你會醒的。”

他捉起她的手碰到唇邊,輕輕的吻著。

“嗯。”

床上的女人氣若遊絲的應了一聲。灼亮的目光緊緊盯著他,粉唇再次開啟。

“我好像聽到有人跟你表白。你怎麼解釋?”

“……”

陸宸愣住了,俊顏上隨後蒙上一層暖色,薄唇緊壓著她溫熱的小手。

“我不知道誰愛我,我知道我愛你。”

“乖了……”

葉以念溫柔的笑了笑,不再言語。

剛纔他們的對話,她聽見了,尤其是他的話,她聽的清清楚楚。

他愛她,這就夠了。不管以前受過多少委屈,在這句話麵前,都顯得那麼微不足道。

因為經曆過生死,才知道相伴的每一秒都彌足珍貴,為何還要去糾結那些事?

“陸宸,我愛你。很愛,很愛……”

她凝視著麵前憔悴的臉,喃喃出聲。(完結)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