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可小說 > 都市 > authority_中文 > 第132章 請公爺救救東瀛(1)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authority_中文 第132章 請公爺救救東瀛(1)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足利義持帶著手下,忐忑的站在曹國公府一進院裡的一間的門廳中。an五

他不時朝外張望,那看不見儘頭的深宅大院,仿若怪獸的深淵巨口,讓他有種莫名的慌張。

因為他從進來開始,腦中就浮現出一個成語,自慚形穢。

跟明國公爵的府邸比起來,幕府將軍的府邸簡直就像是茅草屋。不是說建築形製和規模上,而是缺乏曹國公府這種氣質。

尤其是他眺望出去,一眼就能看到一處恢弘的大殿。那厚厚的屋脊之上蹲著各種猙獰的走獸,讓人望而生畏。

陪在他身邊的李家門房,看著他們這些倭人小心翼翼的模樣,心中不免有些輕視。

“國公府你們都嚇成這樣,要是進了紫禁城還不嚇尿褲子?”

那門房心中腹誹一句,指著外頭那處大殿開口道,“各位可知那是什麼地方?”

“還未請教!”足利義持忙問。

“那是供奉了我們家老老太爺還有老太爺的享殿!”門房傲然道。

足利義持頓時一愣,老老太爺和老太爺這樣的詞,對他似乎有些深奧了。

幸好門房繼續解釋起來,“就是我們老爺,曹國公的祖父和父親!”

“哦!”足利義持恍然大悟,“聽聞曹國公閣下是世襲的公爵,那麼他的祖父和父親也都是公爵”

“是王爺!”門房一臉正氣的糾正,“我們家老老太爺,那可是太上皇的親姐夫,兵荒馬亂的歲月護著太上皇家僅有的男丁,跋山涉水找到了太上皇,讓太上皇他們一家團聚”

“哦”足利義持張大嘴再次感歎,“忠肝義膽!”

“那是!”門房更傲然道,“我們家老太爺,可是太上皇的親外甥,自小被太上皇和故慈高皇後當成兒子養。十幾歲就廝殺疆場,衝鋒陷陣。我們老太爺那可是南征北戰威名赫赫,知道韃子的上都城嗎?”

說著,不等足利義持說話,繼續說道,“我們家老太爺攻下來的,那可是曆代大元皇帝的避暑聖地,我們家老太爺一把火給他燒個乾乾淨淨,搶殺他個片甲不留!”

“呦西!”足利義持感歎道,“真豪傑大丈夫!”

“我們家這兩位老太爺活著時候是公爵,這公爵可不是一般的公爵,乃是國公。”難得遇到一個不知道曹國公傳承的,門房說得唾沫星子橫飛,“身故之後,更是追封郡王。老老太爺是隴西郡王,老太爺是岐陽郡王,而且自老老太爺開始往上數三代,都是追封郡王。”

門房伸出手指頭,“要這麼算,我們李家就是連續出了五個郡王。古往今來,這份恩典彆說往前幾千年,就是往後幾千年都不可能有!”

“斯國一得死內!”足利義持和身後的倭人使節,全部聽得瞪大了眼,張大了嘴。在他們看來,這種外姓被封王,而且還是連續封了五代人簡直不可思議。

“誰死了?”門房瞪眼,“好好說話你怎麼罵街!”

“不是不是!”足利義持趕緊說道,“我等是在感歎,曹國公府果然不愧是大明第一豪門,厲害太厲害了!”

“那是!”門房得意道,“跟諸位說,你們是來對地方了。彆說你們,各藩進京的使節,誰不先來拜會我們老爺啊!”

“請問!”足利義持又問道,“既然曹國公祖上五代都追封了郡王,那,那幾位的名諱是?”

“這”門房直接愣住,這個話他可不敢說了。

李景隆的祖父叫李貞,李貞的父親叫李富。李富的父親叫李六二,李六二的爹叫李五二其實李貞他爹的真名也不叫李富,而是叫李七三。

其實李貞這名,也是後來有了身份才起的

他這個門房是李家的老親兵退下來之後家主給的養老差事,彆的事隨便說,可主人的名諱他真不敢開口,再者說這些名字也叫不出口啊,堂堂追封的隴西王,叫李七三?

就這時,外邊忽然傳來腳步。

足利義持精神一振,忙打起精神。

豈料,走進來的卻是曹國公的二門管家,就是負責接待客人迎來送往的管事。

“諸位東瀛使節!”二管家先是作揖,而後和和氣氣的的說道,“我們家公爺說了,天太晚了不見外客!”

“啊?”足利義持愣住了,他等了半天,居然就等來了兩個字,不見!

“勞煩您再次通報一聲!”足利義持趕緊說道,“我等千裡迢迢從東瀛而來,仰慕曹國公的風範,特來拜見!”

“這些小矬子好不曉事!”二門管家心中暗道,“我們公爺是你們想見就能見的?”

可對方畢竟是一國使節,二門管家一個下人也不能無禮,開口道,“我們公爺說了,有什麼事明日理藩院去說,公事公辦。我們公爺還說了,他身為大明重臣,不方便私下會見番邦使者,諸位請回吧!”看書溂

足利義持哪裡敢回,他出使大明之前早就探聽得清楚,明國之中最能說得上話的人,就是這位曹國公。按理說他一國使節,不用這麼低聲下氣,可他知道他身負的是足利幕府以後的命運,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忍辱負重。

換句話說,隻要能換來明國對東瀛內戰的不乾涉,他就算死在這裡又有何妨!

“勞煩足下再通稟一聲!”足利義持大聲道,“若是見不到曹國公,我等就不走了!”

“你怎麼耍賴呢?”二門管家為難道,“我們公爺都說了,有事明兒衙門裡說去!”

~~

他們說話的聲音,傳到外邊。

李景隆站在屋簷的陰影下,聽得真真切切。

他身後還跟著自己的兒子,即將成為晉王家儀賓的李琪。

“父親,真不見?”李琪問道。

李景隆繼續聽著門廳裡傳出的話,低聲笑道,“兒子你看出來什麼冇有?”說著,頓了頓笑道,“這些倭人使節,還真是能屈能伸啊!想當初咱們大明的使節派去東瀛,那邊一個什麼懷良親王直接給一刀宰了。可現在呢,跟哈巴狗似的!”

李琪笑道,“他們是有求父親您!”

“錯了,不是求你爹,他們是求著咱們大明!”李景隆笑道,“他們畏懼的,也是咱們大明!”說著,冷笑道,“以前不求咱們的時候,說話嘰裡呱啦還他孃的一副有種你來打的模樣。現在求著咱們了,一國使節對咱家的門房管家都低三下氣,嗬!”

李琪沉默片刻,“挺不要臉的!”

“兒子你記住了,不要臉的人,都比較可怕!”李景隆拍著兒子的肩膀,“他能把人騙得一愣一愣的!”

看書喇

大神歲月神偷的我祖父是朱元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