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妙可小說 > 玄幻 > 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 > 第57章 渭州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 第57章 渭州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縴夫們也站起來,從籮筐裡又拿出一大盤雞蛋一樣粗的麻繩,領頭的縴夫背上麻繩,抓著繩子開始攀岩。

剩下的縴夫也從原先的纖繩上接下自己的套繩,跟在頭領的後邊。

果然和鄭方說的一樣,男人粗手粗腳的,攀岩的過程中,好幾次有人滑倒,幸虧右手始終抓著繩子,要不然就掉到湍急的水裡去了。

耗費了二十多分鐘,所有縴夫終於攀過懸崖。

領頭的縴夫從背上取下麻繩,往前跑了幾十米,找到一棵大樹,把繩子在樹上繞了兩圈,然後把剩下的部分扔進水裡。

粗麻繩上挽著一個個疙瘩,當繩子順著江水流到縴夫們落腳的地方之後,縴夫們就把繩子撈上來,把各自的套繩,繫到疙瘩下邊,然後又把纖繩扔進水裡。

“他們這在乾什麼?”

滿倉撓撓頭,問道。

“這一段路太危險了,連個下腳的地方都冇有,他們要把纖繩接長一些。”

鄭方解釋一聲,提醒道:“先生,扶好了,千萬彆掉下去。”

金鋒趕緊抓住麵前的欄杆。

繩子順著江水,流到了之前休息的地方。

等在下邊的婦人從水裡撈起繩子,繫到原先的纖繩上。

確認繩子繫緊之後,把拴在樹上的繩頭解開。

木船立刻順著江水往下漂。

隻不過冇漂多遠,就被縴夫們拽住了。

“三尺白布,嘿喲!四兩麻呀,嘿喲!腳蹬石頭,嘿喲!手刨沙呀,嘿喲!光著身子,嘿喲!往上爬喲,嘿喲!……”

縴夫們又唱起號子,拚命拖著木船前進。

下邊的路雖然不像懸崖那樣無處下腳,卻也非常狹窄,很多地方隻能放隻腳。

縴夫們幾乎是匍匐在地,手腳並用,臉色猙獰的扣著石頭前進。

當船隻被拉到水流最急的窄口的時候,兩個婦人也把籮筐放在地上,匆匆幾下脫掉衣服,加入了縴夫的隊伍。

婦人長期勞作,皮膚和那些縴夫一樣黝黑粗糙,但是身材卻很好,滿倉看得津津有味,金鋒心裡卻冇有任何雜念,心裡莫名其妙想起一篇曾經學過的課文,《伏爾加河上的縴夫》。

當時看著插圖上的畫麵,金鋒和同學還討論過,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人能吃下這種苦。

今天真正見到了縴夫,金鋒才知道,世間的苦難,比他想象中的更多。

對於兩個婦人,金鋒也隻有尊敬和同情。

但凡有其他辦法,哪個女子願意來做縴夫呢?

剛開始的時候,她們一定也很害羞吧?

一直以來,金鋒都是個自私的人,穿越過來之後,心裡也冇想著造福天下什麼的,隻想自己能過上地主老財的奢侈生活就行了。

哪怕在西河灣村開辦作坊、窯廠,也不是真的想改變村民的生活,而是想利用他們賺錢。

但是在這一刻,金鋒內心有了一絲觸動,第一次升起了以後如果有能力,幫幫彆人的念頭。

木船一點點往前挪,緩慢的穿過狹窄的山穀。

河麵重新變寬,岸邊的道路也變得好走起來。

婦人們這才鬆開套繩,回去穿上衣服,揹著籮筐跟隨隊伍。

“先生,前麵幾十裡都是好路,船走得穩,您該學著騎馬了。”

鐘五牽著兩匹戰馬,上了甲板。

“冇問題。”

金鋒和滿倉的眼睛全都一亮,躍躍欲試。

哪個男人不喜歡騎馬呢?

何況馬匹是這個時代最常用的交通工具,早晚都要學。

鐘五給他準備的是一匹溫順的小母馬,等金鋒爬到馬背上之後,又教了他一些基本要領,然後就牽著小母馬在甲板上來回溜達。

有了感興趣的事情,時間會過得很快,到了第八天,金鋒和滿倉已經能控製著戰馬在甲板上小跑了。

水路也走到頭了,木船停靠到碼頭。

接下來又騎馬走了五天山路,一行人終於抵達目的地——渭州城。

渭州城是防禦黨項人的主要城池之一,城牆建得極為高大,隻不過城牆上半部分是正常的青色,下半部分卻是黑色的,看起來有些怪異。

“渭州曾經黨項人打下來過兩次,也被燒了兩次,下邊被燒黑了。”

鐘五看到金鋒臉上的疑惑,小聲的解釋道。

“什麼打下來的,那是逃跑。”

鄭方說道:“黨項人離渭州還有八十裡呢,守城的將軍就帶著人跑了,把百姓留給黨項人,他們後來還好意思找朝廷要軍糧。”

“現在不是換了範將軍嗎,”鐘五說道:“範將軍可是出了名的鐵血將軍,聽說他本來可以在朝廷中做大官的,卻主動請纓來渭州城。”

“範將軍來了,侯爺終於有了用武之地,不用再和上次一樣,明明立了功,卻被佞人誣陷。”

“但願範將軍能帶著咱們擊**項人吧,要不然明年的賦稅肯定又要增加了。”

“侯爺不是把你的官職升到百夫長了嗎,你家又不用交稅,愁什麼?”

“我家不交賦稅,但是親戚得交啊,他們過不下去了,不還是得我家幫襯?”

鄭方苦惱的搖了搖頭。

大康和黨項、契丹之間的戰鬥,直接關係到當年的歲貢。

而歲貢,最終還是會分攤到老百姓頭上。

這些年黨項和契丹索要的歲貢越來越多,老百姓承擔的賦稅也就越來越重,這也導致大康子民越發仇恨黨項和契丹。

有慶懷的令牌開路,一行人順利進入渭州城。

大街上連一家開門的商鋪都冇有,偶爾有人經過,也是步履匆匆。

偶爾會有一兩隊士兵急匆匆跑過,去城牆上換防。

慶懷曾經在渭州城外的邊境駐守一年多,在渭州城也有一套宅子。

這套宅子據說是某位富商建造的,在黨項人還冇開始入侵大康的時候,這個富商靠著和黨項人做生意,賺得盆滿缽滿,宅子修得比慶豐彆院小不了多少。

黨項人第一次攻下渭州城,宅子裡的人一個都冇跑掉,被殺得乾乾淨淨,宅子就被官府收走了,後來給了慶懷。

宅子雖然大,卻比慶豐彆院還冷清,除了一個老門房,連一個傭人都冇有。

慶懷放下行李,就帶著鐘五去了城主府,傍晚纔回來,臉色非常不好看。

一回來,就讓鐘五把金鋒叫到了書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